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专题频道 > 专题内容 > 新闻 > 全民科普 > 科学博览 > 正文

尖峰对话:克隆人、基因改造、人机结合,新人类是否会出现?

导语:基因编辑技术已经可以改造我们的DNA、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将机器人向人类再推进,未来有一天是否可能出现某种意义上的新人类?在2016年7月SELF讲坛2016创新大会上,干细胞专家,同济大学校长裴钢院士、机器人视觉专家中科院上海微系统所张晓林研究员、物理学家上海交通大学贾金锋教授,以及量子物理科学家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陆朝阳教授,四位专家就科技高速发展下人类未来进化方向的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陆朝阳:有观众提问说,随着人工智能、生物技术、新材料等领域的发展,未来人类的进化是否会受到影响?未来是否会出现基因改造人、克隆人等新人类,未来人和机器的结合有没有可能性,是否会出现超人?

张晓林:机器和人的结合是必然

张晓林:基因改造不是进化,进化是通过亿万年的逐渐淘汰来做的,光靠基因改造不会比人好到哪里去。第二个,机器和人的结合是必然的。我觉得机器跟人的结合,这种进化是可以预见的。因为人的大脑是有限,但是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是无限的。甚至人的有些功能可能会被机器人代替。

裴钢:克隆人,能不能做,该不该做,这是一个伦理问题

裴钢: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有几个问题跟大家交流一下。第一个是克隆人。克隆人是什么意思?它是用了我们人身体上的一个细胞核,把这个细胞核放到卵子里面,使它发育成一个个体。

现在克隆猫、克隆狗的生意非常好,为什么?大家知道猫狗已经变成现代家庭中的一员了,感情特别好,一旦去世了,大家都很伤心,这时候把这个猫或者狗克隆了,看起来是一样的,但因为没有小时候的这个环境,情感不可能完全一样。这就是克隆。

从这个原理来说,人也可以被克隆的,但问题是,我们能不能做这件事情?不讲现在克隆技术还有很多疾病,因为克隆羊、克隆牛、克隆马都有一定的疾病。克隆已经打破了几亿年进化的规律,咱们讲伦理,好比你是我的克隆体,我们俩是什么关系?是兄弟、父子?

张晓林:克隆的人很难超过原生的,因为他毕竟是晚辈嘛。

裴钢:实际上为什么科学需要创新,需要幻想?国外经常讲克隆是新发明的,我说这不是新发明的。孙悟空就能变出好多个孙悟空来。但是我觉得他比我们强,我们克隆出来的东西就克隆了,孙悟空还能收回来。

再就是基因编辑,这个基因编辑可能改变了很多人。现在很多人有遗传的,人为什么能从猴子进化过来,那就是通过我们的智能、我们的协作,这就是人类进化的很重要的因素。

今天我们没有其他的敌人,我们自己变成敌人。所以我觉得,刚才我说的很多问题,科学和技术不能完全解决,可能需要更高层面的法律、文化、制度来互相协调。

裴钢Vs.张晓林:谁为机器人的负责

裴钢:机器人也好,人和机器在一起都有很多的问题。比如最近无人驾驶汽车刚出了一个交通事故,无人驾驶汽车出事是谁的责任呢?肯定不是坐车那个人的责任,那肯定是厂家的责任了。

张晓林:我想说一下,我的研究最终是要做无人驾驶汽车的。刚才说的交通事故的问题很多人来问我,其实说难也不难。当你无人驾驶的事故率远远低于人类驾驶的时候,保险公司就会出来担责任了,这个没有什么太多的道德约束。

裴钢:我们开个饭店机器人炒这个菜不好吃,那是告这个饭馆还是告卖机器人这个厂家呢?所以这是一个永远的悖论。我认为科学和技术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也不是全万能的。这就是我的想法。

贾金锋:我觉得科学技术总的目的,除了获取知识、认识世界之外,最主要的就是对人类造福,使人类生活更愉快。人可以选择性地用一些技术,让人活得更愉快。

观众提问:关于基因编辑怎么看?最近韩春雨老师基因编辑技术也比较热,请问你们怎么看?

裴钢:关于基因编辑,中山大学做了两轮相关工作,他们采用了一个废弃的胚胎,而且这个胚胎是不能再继续发育的胚胎,他们在这上面研究我们基因编辑的可行性,这是符合国际上大家遵守的规则——人类的胚胎不能超过14天。但是西方舆论很大,最近中国也派了代表团去华盛顿尤其是美国,跟他们商讨,现在大家基本接受一个共同的伦理框架。

讲到韩春雨教授,他发现的另外一种基因编辑机制,我觉得跟其他所有的科学发现一样,都要经过历史的考验、时间的考验。

裴钢:不为私利和钱做研究,是科技工作者最起码的道德底线

观众提问:我是搞教育工作的,看到了科技发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方便,也给国家富强带来了很多好处,问题是科技的发展怎么才能保证不用在战争方面,给人类带来灾难?未来能不能发明一种科技把道德法律植入到大脑,然后自己不会犯罪了?

裴钢:问题是谁来鉴定谁的大脑应该被植入?这本身就是一个违反伦理的问题。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

我们只有本着科学工作者最起码的道德底线:就是不能就是为了自己的私利,不能一切向钱看。

张晓林:科学的危害性咱们其实谁也不知道。从进化的角度来说,如果人类一旦成为霸主,基本上结局都是灭绝。我有这么个想法,因为进化其实不是强者生存,也不是适者生存,在我眼里是弱者生存,人类从海洋逃到浅滩,再从浅滩逃到河流,又从河流爬到地面,都是因为是弱者。

裴钢:你的意思将来还要逃到其他星球?

张晓林:对,只有比人类更厉害的东西存在的时候,人类才能进化。一旦进化到了最强就危险了。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邓天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