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电子期刊 > 雉水人物 > 正文

与纸页之往事——记如皋市作家协会会员何其委

微信图片_20200323171650

何其委,一个整天蹦蹦跳跳的“孩子王”,一个阳光灿烂的幼儿园男教师,教师这个职业经常需要跟书打交道,何其委对于纸页不禁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又爱又怕,不离不弃。他说有的书需要反复读,而有些书读了一遍,却难令人再翻看第二遍。

作为96年生人,何其委自然不能说读书的毅力有多持久,也不能说自己学问有多渊博,更不能说多么如同“扑在面包上”一样地热爱——于本心也罢、于事实也罢,确实做不到。但是,每每读到一些书,在他心灵的深处,总能忽闪出和作者的共识,甚至夸张一点——他正站在自己的身边,跟他耳语。

刚刚踏入工作的前三年,太多的专业书籍他要看。专业书籍往往是为了专业发展,更好地了解这个专业,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很明显,这样的书一般是让人难以自愿读的。对于里面如同教科书一样的“口气”,自己又没有本事去和作者“斗法”,所以列出框架、做笔记是有必要的。

阅读一时难懂的书,何其委可以绘制“思维导图”,将其中的大、小章节用不同颜色的笔进行归纳,在做笔记的时候分章节进行整理。要想读书并且有所长远收获,做笔记是必须的。但是笔记也更加需要珍惜和爱护,甚至比原著更加重要。

干涩、难读的专业用书他大抵可以用这样的形式强读,每每翻开笔记都能联想到原文的章节甚至上面配了什么插图。当然,这个过程可能难以实施,所以需要“共读”。

所谓共读,就是一群人读书。

一群人做一件事,就要有组织、有计划。这样能营造学习氛围,并且环境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你身在其中,纵使不想学也多多少少会学那么丁点吧。读难懂的书籍,一个人做笔记、两个人做笔记、一群人做笔记,开沙龙,若在弄点茶水、倒点瓜子,便是一个收获满满的下午了。

读书不应离开纸笔,特别不能离开笔。

国内外的文学作品常常能用有限的文字获得读者最大的共鸣,这是语言的魅力。以前上学,何其委常常不明白为什么教语文的老师常常让他们划出好词、好句,反复品读,他曾苦恼于此。不过,现在居然变成了以前他曾经苦恼过的样子。每每看到传神的词句,总能在书页或者本子上记录下来,这抄写的一遍既当做了练字,还巩固了印象。第一轮用红笔在纸页旁边的空白处摘录,第二次用蓝笔时发现这句话依旧扣人心弦。于是,在书的旁边,一句话用了红、蓝两种颜色的笔各抄写了一遍,改日再翻看这句话,竟又有了新的感悟。

读书是跟作者的对话,而并非单方面地倾听。

何其委才二十四岁,,也算是个“轻狂”的年月。对于一些书中作者的见识,虽很多时候有共识,但是也有时候会怀疑。当你所面对著作的作者,可能已经驾鹤西去数百年,所述内容大有在当时的社会文化环境下的特点。这个时候,何不拿起笔在书中给远在天国的作者留言呢?如:“我也非常想吃于勒叔叔的牡蛎,虽说你在美洲丢了工作,你却激活了我们的味蕾!”渐渐地,留言竟出乎意料地沿用了作者的风格:“如若有一日,我也有一个百草茂盛的园子,那我的日子也会快乐不少罢。”“脆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和一些男人!”“黑夜也给了一些人黑色的眼睛,他们就用它吞噬光明。”“......”渐渐地,何其委文字的艺术便变得有趣起来,人便很容易地陶醉在其中。

很容易被优美文字陶醉的何其委自然也想写写自己熟悉的人和事。他有写日记的习惯,虽说在后来乃至现在以其他的文字形式代替,可但凡翻开当初的日记便能一窥自己的往日。时过境迁,到了今天,纸页已经换成了键盘。键盘如打字机一样“哒哒”地响起,连贯的字句便倾泻而出——写文,他几乎不会犹豫不决,而是胸有成竹。无论是教室里的众生百态,还是生活、工作中的灵感顿悟,又或是脑海中偶然出现的意向,都不知不觉“跃然纸上”了。

何其委和纸页是有缘的,这个缘就如同一根从天空中降下的细绳,尽管那风儿会将它吹得左摇右晃,可是总还是不断的。这位九六后小伙子的读书故事告诉我:读书是人生快乐和幸福的源泉。(融媒体记者 季健)

微信图片_20200402145505

何其委,如皋市如城安定幼儿园男教师,如皋市作家协会成员。2019年被评为“如城最美教师”。热爱阅读和写作,勤于笔耕,多篇散文、诗歌在《如皋日报》上发表。在教学上曾获得南通市、如皋市教学基本功大赛一等奖,多次开设如皋市、镇级公开课。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刘振宇
0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