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电子期刊 > 雉水人物 > 正文

相伴书香,快乐一生

微信图片_20200323171650

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文龙,从小就对读书表现出浓厚的兴趣。那个时代,生活异常困苦,无论物质还是精神上。但对于文龙来说,没有什么比读书更有趣更提神的事了。只是那时候,可看的书少得可怜,想看书,主要是靠借。有时候为了借书,得跑很远的路去求爷爷拜奶奶,说很多的好话。书借来了,还得抓紧看,因为有时间限制。有时候为了急着还书,那真是夜以继日地看,走到哪儿,手里都捧着书。古人读书提倡三上:枕上、厕上、马上,到他这儿有了创新:厕上、床上、饭桌上。上厕所捧着书,上床睡觉捧着书,吃饭时把书放在饭碗前面,一边吃一边看,为此也没少挨父母的埋怨。

说到这儿,文龙抬起头来,露出笑容,“说到读书,还要感谢不识字的父母。因为不识字,总想着让子女多读书。只要看到我在读书,就会夸二句,而不管我们读的什么书。因为有了读书的借口,父母也不再逼着我们做家务。”

那时候,为什么读书?想法很简单,改变贫困的生活处境。一句流行在西乡的谚语“读读读,书中自有红烧肉,读读读,书中自有颜如玉,读读读,书中自有黄金屋”就是那一代人读书的原始动力。那个年代,穷人家的孩子,除了靠读书就是靠参军入伍才能改变命运,除此之外,别无它路。那时候看的书也没有什么体系,比较杂,武侠小说如《三侠五义》、古典小说如《水浒传》、战争小说《林海雪原》、《野火春风斗古城》、《铁道游击队》等等,但凡是书,不加选择,也没得选择,有了就读。印象最深的是看《西游记》,当时他是深深为孙悟空的一身变幻莫测的通天本事所折服,真想自己也如孙悟空一般,能变出一个魔幻的世界,把自己吃不饱、穿不暖的穷苦生活来个彻底改变,最好还能变出几本自己想看就能看的书来。

年龄稍大些,除了上学外,平时还得帮助家里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比方说打猪草、拾柴草、打绿肥等等,在众多的家务事中,他喜欢选择搓草绳,因为边搓草绳,可以边看书,两不耽误。而今,每每想起这些不可复制的画面,他的心里头总徜徉着一丝苦涩,但也有抹不掉的甜蜜。

中学阶段,给文龙留下深刻印象的有二件事:一是初中二年级时,时任语文老师黄光俊先生在全班讲评他的作文时,用俄语“物钦哈得嗦”大加赞赏的场面;二是高中时候,语文老师将他的作文作为范文在全班进行朗读点评。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基础,高中二年级时,英语水平不怎么样的他,竟然还在《中学生英语报》上发表了英语作文,收到报社2元稿费,引起全校轰动,至今他还收藏着这篇处女作剪报。

人生最难是抉择。三十多年前,他离开了家乡,先是当普通一兵后来上了军校转了干,阅读的爱好一直相伴着他一路走来。新兵连时,训练、生活条件异常艰苦,但因为有了书报的相伴,便有了训练间隙读书看报的浮生快乐。那时,没有双休日,只有日复一日、单调艰苦的训练,偶尔有个休息日,他也是到部队住地县城的一个破旧简陋的书店去得最多的兵。在那特别寒冷的严冬季节,他的梦想就是拥有一间安静的小屋,点着火炉,读着自己喜欢的书。

背着行囊,他行走在追梦的路上。但不管走到哪里,他都不曾把阅读的喜好丢失。军校毕业后,文龙来到位于沂蒙山区的某团任职,从排长、副连长、连长、股长、营长,一直在最基层带兵的岗位上摸爬滚打。部队地处偏僻的山区,远离闹市区,应酬少、娱乐活动少,空闲时间相对多了。训练归来,安顿好部队,他常常是一书、一桌、一杯水……把自己关在一隅,全身舒展,心无烦扰,只有书中的人和事。偏僻甚至有些孤独的军营,让他在最年轻、最躁动的时光里选择了安静地阅读,远离喧嚣与娱乐,却收获了人生最宝贵的东西。

胡适说:“生命本没有意义,你要能给他什么意义,它就有什么意义。”他刚走上连队主官岗位那会儿,带兵经验欠缺,他就多从书本和报纸上去学习,有时候甚至是现学现卖。他不仅自己爱读书,还不失时宜地引导和带领全连官兵们读书。他学用结合,在全连开展了富有本连特色的“读书育人”活动。读书活动如同春风化雨,点点滴滴浸入了全连官兵的心田,升华了全连官兵自我改造、自我超越的人生境界。“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他所带的连队被师、团评为全面建设先进连队,个人也因此而荣立三等功。

关于读书,文龙至今还记得一个小故事。那是在连队任职时,一次支部民主生活会上,一位河南籍的战士党员给一位山东籍的连队干部提出批评意见“一不读书,二不看报,你怎么会有进步?”,其意见之尖锐、犀利且中肯,令一旁的他感同身受,刻骨铭心,从此不管走到哪里,在什么位置,每每想起这位战士党员的尖锐话语,就觉得有一根鞭子在抽打着他,使他对读书学习不能懈怠,不能偷懒。

他常说,读书和写作的叠加,能让生命达到完美和平衡。十五年前,他从部队转业回到地方以后,被安置在机关办公室工作。办公室工作,人少事多,特别是材料多。虽然在部队长期从事军事指挥和行政管理工作,但他没有丝毫退缩,再一次拿出部队“拼命三郎”的工作劲头,向书本学,向实践学,向领导同事学,很快适应了地方工作特点和工作节奏。为了写出领导满意的好材料,常常是加班加点,甚至是通宵达旦。几乎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办公室,又通常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工作之余,他最爱逛的地方就是书店,他坚持每个月都要买上一二本新书,同时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坚持笔耕不缀,他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了《鹅恋》、《扒地草》、《蚬子》、《家有俩面钟》、《野场》、《生死3.7秒》等散文、随笔,抒发自己的情感,记录自己的生活,美好的文字成为他温暖生活的阳光。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三年前,因为有一种难解的情结,为了幼时就蕴藏在心底的梦想,他又创办了《西乡情韵》公众号这方纯公益性的乡土文化园地。从此,相约“西乡”,方寸之地抒豪情。“一片乡愁,方言土语萝卜干的味道;千般风雅,曲赋诗词书画者的情缘”。《西乡情韵》,仿佛是一座四通八达的桥梁,牵手了许多“有缘”朋友。追逐文学的梦想也在公众号推送的一篇篇稿件中无限极的传递、送达。不完全统计,目前平台已推出800多篇原创文章,给平台赐稿的作者达百人之多。

柴静说:“生命中真正的乐趣,是当你沉潜于某一事物 ,完全忘我的的刹那。”转业回到地方以后,虽然住房面积不大,但他仍坚持给自己留上一间小书房。看着军旅生涯时压在箱底的书,如今整齐地码放在书架上;看着每年从不多的薪水中挤出部分费用购买的不断更新的书籍;看着厚厚十几大本的剪报本,他总是时刻提醒着,自己是一个“富有”的人,心头也时常为此涌起一种透心的舒畅。读书、写作,是他如今不可缺失的生活组成。

善读者立,善写者强。他常常自问:“如果今天是此生最后一天,我今天要干些什么?”读书是一个人对外面精彩世界的一种渴望和向往,是丰富和提升自己的一种内在需求,是让自己灵魂飞翔的发动机;写作可以让人感悟生活的美好,增添创造美好生活的动力。如今的他,只想将岁月劈成两半,左岸的他读书作文,右岸的他与文友、与该陪且珍爱的人相拥交谈。余生之年,不奢求事事如人意,只希望生命中的分分秒秒,都过得快乐,不辜负命运交赋的静好时光。

微信图片_20200324101947

文龙,六零后人,转业军人,文学爱好者,阅读悦己,写作悦人,以文会友,自办公众号《西乡情韵》,传播乡土文化,自娱自乐兼悦他人。甘居陋室,过清淡而平凡的生活,只要有书有诗有朋友;竭力用文字记录生活,让浮尘的心灵开出美丽的花朵;有部分作品发表于报刊和网络平台。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读书 文龙 西乡 全连
责任编辑:刘振宇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