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电子期刊 > 雉水人物 > 正文

来自武汉抗疫一线的报道——援鄂医生余秋里的12时辰

“有些累了,回宾馆倒头就睡。没能够发圈,今天补上。”

2月14日晚上七点半,余秋里在微信“失联”24小时后,在朋友圈给亲朋好友报了平安。

失联的那天是2月13日,余秋里第一次“进舱”。

作为来自市人民医院呼吸科的一名主治医生,余秋里和同行的其他5个同事,在经过一系列紧张的培训后,被分配到武汉市体育中心方舱医院。

“再难再累,咬牙坚持!”

2月13日21:00。

余秋里数羊已经数到了2999了,但他依然没有睡着。

这天的班是凌晨2点,他有些紧张。到武汉后,余秋里水土不服、上吐下泻,而且一直睡不好。

草草吃了点晚饭,进舱前不敢多吃,也不敢多喝,因为一工作就是6到8个小时,甚至更久,为了节省防护用品只能憋着、忍着。

他调好闹钟,关闭了房间里所有的灯后开始逼自己睡觉,但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23:50,距离接班的时间还早,他已经和同事们早早地坐上了去方舱医院的班车。司机师傅是个年轻小伙子,和气地跟医疗队成员们打着招呼。余秋里叫不出司机的名字,虽然他自己就是个“逆行者”,但这些天看到这些素昧平生,但却为医疗队做后勤保障忙前忙后的人们,余秋里在心里把感谢说了千万遍。

余秋里平日工作就很忙,几乎天天上班。他曾想过很多次,放下沉重的包袱,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而这一次,真的实现了。目的地不是檐角飞翘的黄鹤楼,不是车水马龙的长江大桥,也不是繁花似锦的浪漫武大,而是武汉市体育中心方舱医院。

“没想到第一次拥抱你,是以逆光飞翔的姿势。你好,武汉!”2月9日那天,余秋里在武汉天河国际机场发了到武汉后的第一条朋友圈。

14日凌晨1点,余秋里踏进方舱医院。那天的任务很重,因为气温突然大幅度下降,会对患者带来一定的不适。窗外是漆黑的夜,病房楼上却是无数彻夜长明的灯。穿过那一道道门,灯下是无数通宵达旦忙碌的人。

忙了一阵后,余秋里觉得很累很闷,开始有些犯困。但这么多病人不允许他放松,他调整呼吸,又一次给自己打气:余秋里,你可以的,你能坚持!心里那句加油的话还没说完,脚步已经迈开又一次巡视病人。

“脱防护服就像拆炸弹”

2月14日7:00。

天亮了,病人也开始醒了,他们有的洗漱,有的做广播体操。

方舱医院的病人以轻症为主,大多精神状态良好,治疗主要以口服药物和心理疏导为主。虽然他们大部分症状较轻,但有一个共性特点,就是焦虑。虽然隔着口罩看不清表情,余秋里从他们的眼神就能看出他们的求生欲有多么强烈。每当看到这样的眼神,余秋里总想多为他们做点什么。

到8点时,早班的医生护士陆陆续续进舱了。等把手头的工作交接好,余秋里开始排队出舱。

头一遭穿上尿不湿工作,方舱医院夜间气温骤降、寒气逼人,连续8、9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这些困难在余秋里看来都不算事。到武汉后,余秋里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穿脱防护服。

戴N95口罩,戴护目镜,戴面屏,穿手术服,穿防护服,穿隔离服,还要戴上三层手套。余秋里体型稍胖,第一次练习时,他在同事们的帮助下克服重重困难才穿上了防护服。

“重重的隔离装置让我们呼吸困难,护目镜也早已被雾气所笼罩,汗水顺着脸颊不停地淌下来,一眨眼、一张嘴就是咸咸的汗液。我只能把步伐、语速稍稍放慢,但仍不敢停下工作。”余秋里在当天的日记里记录下“全副武装”的感受。

穿防护服已经够考验人,但最难的是脱!要怎样形容那番战战兢兢、小心谨慎呢?余秋里说: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拆炸弹!

脱防护设备比穿更难也更重要,因为防护设备已经被污染,为了避免污染防护设备上的气溶胶在空气中悬浮,必须小心翼翼到极致。出舱总共有四个区域,第一个区域是缓冲区,第二个区域是潜在污染区,第三个区域是半污染区,第四个区域是清洁区域。从病区进入缓冲区,脱去第一层手套开始,要经过24个步骤之多,光手部快速消毒就达11次。

“疫情过后,我们一起看樱花”

2月14日9:00。

余秋里脱下防护服,走出舱门。他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大口呼吸。登上班车,坐定下来,连划手机的力气都没有,那一刻,他真想一直坐下去。

大雨伴着大风,温度很低。队员上车不久,车窗很快升起雾气,去往医院的路上看不见一台车,大巴开得很快。余秋里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力量,他告诉自己胜利不远了,这是一辆承载希望的巴士,开往春天的巴士!

回到宾馆后,余秋里勉强洗了澡,然后便倒头就睡。他不知道在他熟睡的这段时间里,有多少人牵挂着他。

“我泪目了!因为我大夜班,深夜里,发现他的名字出现在夜里我的已就诊人员中!现在才知道,他是带着药出征的!前段时间还在深夜查过心酶谱……一定要平平安安回来!”

这是市人民医院急诊科的丁医生在朋友圈写下的一段话,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他”就是余秋里医生,在接到医院驰援湖北一线的通知时,未曾有半点犹豫,带着药物毅然踏上了去往前线的征程。

待余秋里醒来时,拿起手机的他吓了一跳,家人的、同事的、朋友的、同学们,各种电话信息快把手机淹没了。“这么多人关心我,我真的太感动了,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呢!”

“我是党员又是干部,我不上谁上!”每天穿着成人纸尿裤、隔离衣与病毒战斗,在方舱医院独特的医疗环境里管理着100多名患者。从那次“失联”后,余秋里“出舱”后都会第一时间在朋友圈给大家报个平安。

虽然工作艰苦,虽然不知道归期,但他总是乐观地和亲朋好友打马虎眼:“就是有些想念家里的饭菜,其他真的都很好!”他还和大家约定,要一起到武汉看樱花。

都说人生漫长,转身即逝,有人见尘埃,有人见星辰。余秋里说,这个春天,他见到了充满苦难但更充满希望的武汉。□融媒体记者邱辰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余秋里 方舱
责任编辑:新闻网小编
0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