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电子期刊 > 雉水人物 > 正文

红木雕刻艺人陈卫华: 坚守初心 不慕繁华

红木雕刻艺术是古镇白蒲悠久历史中的一颗明珠,历经多年传承,红木雕刻领域涌现出大批独具匠心的艺人,他们有的早年跟随民间红木雕刻艺人学艺,有的则在木雕工艺班接受教导,最终成为红木雕刻文化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分子。今年45岁的陈卫华就是其中之一。

历经风霜 初心如故

1991年,陈卫华从如皋市奚斜职业中学雕刻班毕业,之后辗转于祖国的大江南北,从事雕刻工作。俗话说得好“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积累了足够经验的陈卫华毅然放弃了公司生产主管的职位,回到白蒲,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工作室——臻善红木丝翎檀雕工作室。

陈卫华和红木雕刻的缘分可以追溯到幼年,回想起来,当时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小时候放学的时候,我从邻居家门前经过,看见雕花的师傅坐在门口干活,看到那些精美的画面、活灵活现的花鸟,我当时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心底默默地想着,等长大了,自己也要做一个雕刻艺术家。”言语间,这个年过四旬的男人眼里闪烁着光芒,如孩童般雀跃。

比起四处参加雕刻比赛扩大知名度,陈卫华更喜欢窝在工作室里埋头钻研红木雕刻,提升自己的技艺。而这样深藏功与名的脾性,也曾一度给陈卫华的事业造成困扰,因为不注重宣传、没有打响品牌,即便手艺再精湛,也无法进一步扩大生意圈,吸引更多的客户和订单。“我觉得做人跟做手艺是同样的道理,人生是一种减法,要有舍才有得,才会舒服,做手艺亦如此。”沉下心来,深耕技法,时间长了,酒香自然不怕巷子深。这就是陈卫华的准则。从入行的那一刻起,他时刻铭记自己的初心:不慕繁华,做好一个雕刻师,做好一个手艺人,将红木雕刻艺术传承下去。

钻研技术 不断创新

一件好的红木雕刻作品从选料、构思、加工、包装,都需要雕刻师尽心竭力,容不得一丝疏忽。陈卫华为了做好作品,每一个环节都细细考量、认真打磨。“我们的红木多选用药用性和纹理优美的花梨,并根据木材的纹理合理构思,做到整体的图案疏密有度,再精心打坯、修光、打磨。单打磨就要用240-3000的砂纸打擦十几遍,再用丝翎檀雕的方式刻出翎毛,最后打蜡、包装、出货。”陈卫华手中正在雕刻的这幅百鸟朝凤画屏,就选用了珍贵木材大叶紫檀,单是初坯打磨就花费了近两年的时间,画屏中心一只凤凰栖于树上,四周百鸟环绕,衬以奇花异木,活灵活现,极具美感。

然而,在常人眼中已算得上煞费苦心的这番工作只是百鸟朝凤画屏的基础,最重要、也是最精细的一道工序丝翎檀雕还没有正式开始。丝翎檀雕是引用工笔画的丝毛技法,以刀代笔,把平面的景象三维地呈现在木材上,给人一种丝毫毕现、栩栩如生的立体感。这是机器根本无法做到、只能手工雕琢的新技法。

谈到自己的拿手绝活,原本寡言少语的陈卫华立刻来了兴致,他耐心地给记者解释道:“丝翎檀雕,最讲究的就是利用光影效应,让翎毛呈现出独特的层次感和立体感。翎毛上每一根细小的线条,都得用刻刀小心划出不同的弧度,才能给人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丝翎雕刻工序极为复杂,为了让记者理解,陈卫华用百鸟中的一只举了一个直观的例子,“这只小鸟看上去不大吧?虽然它只有3厘米的大小,但是我却需要2天的时间才能将它所有的翎毛雕刻完成。”丝翎檀雕对雕刻者的眼力和技艺都是极大的挑战,陈卫华钻研了两年又苦练了两年,才达到下刀入神的程度。

陈卫华坚信一个好的作品必须要全身心地投入,哪怕眼酸手疼,他也从不敷衍了事。在扎实技法的同时他还不断追求突破,在传统红木雕刻的基础上,结合国画、工笔、漆器、素描四种工艺,最终形成自己独有的特色工艺。幼年时的心动在陈卫华心中埋下了雕刻的种子,从此他就一头扎进红木雕刻的世界,再也没有改变过,“我很清楚每一个阶段自己要做什么,接下来我们要做适合当代潮流的、大众都能接受的工艺品,让红木文化走进千家万户。”对于未来,陈卫华依然坚定并信心满满。□融媒体记者张宛竹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

暴恐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