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电子期刊 > 如皋访谈 > 正文

激扬一个光影时代——电影导演胡雪桦、胡波访谈录

金秋时节,胡雪桦、胡波两位著名导演来如皋的消息在小城不胫而走, 不少电影爱好者奔走相告,为弄到一张电影文化访谈的入场券而使出浑身解数。胡雪桦的电影作品看过几部,东方与西方,他自由摆渡,戏剧,电影与教育,他上下求索。

微信图片_20191022144752

《兰陵王》,《喜马拉雅王子》,《上海王》系列电影为世界电影开拓新的维度。胡波,一个为电影而生的导演,一个对电影如痴如醉的南通籍导演。与二位大师级导演进行访谈,是一种精神的享受,一种品位的提升。他们在镜头里重新发现世界,更照亮众生之心。在大时代的深处,值得人们铭记。

微信图片_20191022144757

微信图片_20191022144804

问:请两位导演说一说,华夏电影有没有什么对你印象最深的,或者说是在驻足最久,让你们感觉还不错的?

微信图片_20191022144827

胡雪桦:

驻足华夏电影博物馆,感悟很深,你觉得自己是在一个时空隧道里边,从电影的最早的摄影机到世界最先进电影机一应俱全,胶片那个年代,百舸争流,各种各样的电影让你留下很多回忆。当我看完电影馆以后,觉得有一种敬畏之心,因为现代人对文化很少有这么重视。其实文化这个东西他真的需要有一种对历史、对历史人物、对历史作品,要有一种敬畏之心。 所以我觉得创始人刘总做了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这个馆它不是简单的展馆,他可能对中国电影的厚积薄发,包括走向世界,能够起到一个不可估量的作用。

微信图片_20191022144831

胡波:

如皋这个电影博物馆在我的印象里,觉得雪桦老师有一句话说的特别的到位,大家记住了他。?不要把华夏电影博物馆看做是如皋的馆,要看成是中国的博物馆,要看成是世界的博物馆。

下一个十年,中华民共和国成立80年90年100年的时候,我认为华夏电影博物馆的意义就在这。在这里能产生中国新一代的六十七十八十亿的电影导演。

问:

两位导演都是在美国学的电影专业。我们也知道你们的一些作品在海内外屡获奖项,可以说是在东方和西方之间自由地摆渡了。那么我想问的话就是你们在中国电影国际化方面做出了一定的创新努力,这方面可以给我们具体介绍介绍吗?

胡雪桦:

实际上我的第五代电影兰陵王,它是根据唐朝有一个小戏,叫兰陵王破阵曲。因为当然知道唐朝是一个有非常辉煌的历史,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中国的戏剧,在唐朝有两个戏,一个是兰陵王,还有一个叫踏摇娘。有了这两个戏以后,中国才有了戏剧。因为在这之前,诗歌舞在中国它是分割的,这个戏把诗歌舞结合起来,讲的故事虽然很简单,所以它的咱们讲到中西结合这个问题,但这个戏实际上怎么会产生要做这个戏的想法,因为当时我在夏威夷读的博士,在导师家里,我就看到了一个面具。 因为他是研究东方艺术的。我说这是什么面具?他这是兰陵王的面具,我说兰陵王是我们中国的。您能很完好的保存下来?所以我产生了想法,我说要把这个戏重新挖掘出来,我首先在美国是做的一个舞台剧,但是你不能简单地把过去的一个东西拿出来,因为这个故事本身是很简单的。一个年轻的王子上阵打仗,长得很漂亮,打不赢,最后他就做了一张面具,用木头面具上阵打仗,赢了故事结束,是用舞蹈歌曲的形式表现。

这个东西对我的吸引力在哪里?他这张面具不是一个防范刀枪剑戟之功能的面具,是一张木头面具,木头面具它就有文化含义,有心理学含义,它意义就不一样。我说这个有意思。但同时你在跟现代人讲故事的时候,你一定要让现代人知道你在说什么。因为我不是跟古人讲,也不是跟未来的人讲,因为电影中间很特别。电影它是一个我们说时间的艺术,空间的艺术,就是说在这个时空里边,你传导给观众的那个东西,是必须渗透在他在电影的影像世界,对他的一种启迪。

因为我们现在太多作品里,直奔主题,缺少美感。因为艺术这个东西,它真的是让人的心灵上能够产生出一种感动,一种向往,一种启迪。所以拍摄《兰陵王》这戏的时候,因为我们知道实际上最早的艺术样式,任何国家都一样,但是面具是神的。因为人跟神是不能直接对话,它只能通过一个媒介来对话,所以兰陵王面具它是有其实也是一个神器。那么当今社会人都不戴面具了,除非你在一些部落,除非是化妆舞会。

所以这个戏实际上这个观念是从这诱发出来。我们希望人生活得真实,生活得自然。有一句话,文章做到极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人品做到极处,无有他异,只是本然。。所以电影《兰陵王》片子里边我想传达的东西就是什么?我们要尊重自己,就外来的世界是非常险恶的,各种各样的因素,但人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要把握自己。

三年前就在上海的博物馆,“三王”的放映。很多孩子来了,因为兰陵王是2005年的电影。很多小孩子那时还没出生,20岁孩子看了以后说这电影很好看,所以一个好的作品,它就应该是不受时间限制的,因为电影就这个东西,你必须跟现在观众交流,只有你给你家里人看。 你拍的时候我给我儿子看,好电影,我们为什么称之为经典?十年仍然能看的电影,是好电影。20年的能看叫经典电影。50年的看就是传世作品。我是觉得像我们这种导演做东西,我不是我一个做月票房的,我也不是我一个做星期票房的,我就是要拍一个我想拍的,能够传下去的东西。东方西方对我来说不存在的,真的不存在。因为什么呢?我离开中国的时候20出头,在我的文化血液里边,实际基本上中华民族的基因已经成型了。

你出去学习就是学习人家的长处。学习,其实我跟你们很多年轻的孩子说,学哪都可以学的。真的。现在太方便了,比我们那时方便,你手机里什么知识全部都掌握到。但是你要想到有一点,但这些知识都是支离破碎,不成体系,为什么读硕士,读完硕士学,作为一个导演,我读什么博士,做导演,一定不需要读博士,真的不需要。但是为什么我读了,我就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读完硕士,你对西方的文化的了解还是不够。你读了博士,你可能知道你的前后左右是什么?

真的不一样,你学习的不是知识,只是一部分,是一个思维方式。是你看问题的角度。而且我到今天为止,我还在享用,所以我对我的学生讲,真的不能支离破碎的去学,一定要读大本大本厚本的书,你才能有体系。

胡波:

为什么要拍电影?怎么来拍?这个东西是潜移默化,是渗透在你的血液你的精神当中。雪桦导演刚才从他的个人角度讲到电影的东西方。我觉得它有两点,深深的打动我。因为他讲要闭关思维,不要碎片化。

有一句话叫一个活动画面胜过千万张静止照片。

我们胡雪桦导演的影片,《喜马拉雅王子》的里面最重要的一个镜头,象征着什么?象征着新生命。我们用这个来体现华夏胶片记忆。我们用这样的方法来讲述一个电影人表达思想,表达主题。要我讲我们学电影经历,我和雪桦两人有共同经历,我们都在国外的电影。我觉得我读电影有三个感受。第一个,电影,一出生就是全球化,就是你看电影早期发现100年前电影就一百多年,从法国美国开始,中国电影也是最早也就差几年是吧?上海就是中国电影的摇篮地。大家都知道,所以这导演就很亲切了。如果是属于南通一部分,南通电影人,就是中国早期电影的贡献太大了!上海电影的半壁江山都是南通人打下的,从赵丹过而已。说明明到前千里就是不说老一代的,大家都不知道,北京电影学院,几好七八届的电影系主任都是南通人,真的。不要说赵丹的《武训传》。《马路天使》是吧?但是我们今天要考虑什么?今天为什么在票房60亿?50亿40亿30亿导演里面没有南通人。

我们著名的校友是吴京。我说吴京拿过什么奖?中国票房最高的导演,体育大学培养的学生,然后中国票房最高。不去拿奥运冠军去了,国藩的作品《流浪地球》不是读电影的,读法律的。世界全变了。但是有一条电影的本质有变,就是要解决从文字到视觉的转换。

我觉得华夏电影博物馆在开馆的目的,除了修复,最重要的是引领未来,抓住未来的武器:虚拟摄影、数字资产。完全可以改变过去,在中国电影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问:

我们身处飞速发展的时代,我们也见证了电影发展,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从2D到3D,你们两位导演都身处其中,这种感受会更加的强烈。而导演在我们看来都是非常的风光,但是背后其实要付出巨大努力的这样一个职业。 你们一直行走在这条路上,无疑是电影神奇艺术带给你们的那种魅力,让你们觉得欲罢不能,电影带给你的那种获得感幸福感,能不能给我们具体的来描述一下。就是说如果拍电影你是仅仅做个职业来讲的话,有很多导演是这样的,那么你即使作为一个职业来做的话,你也必须是要对这份技术,对这门电影的制作的方式有所了解这第一层面。那么另外还有一个层面什么?就是当你把电影作为你生命的一部分来做的时候,你就不大一样。

胡雪桦:

它里面很重要一个东西,就是说电影它是靠影像来说话的。电影的魅力在哪里?对我来讲,电影可以把蚂蚁变成大象,大象变成蚂蚁,而且那么自然的转化。这是电影艺术的一个我觉得是一个从视觉上的一个本质的东西,他完全可以营造出一个你所不能及的世界。你想象的空间。电影永远是要有文本。

其实电影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传统方式也是有的。就像一开始我们说电影出来以后,戏剧要死亡,戏剧没有死,戏剧还是活得很好。电视出来了以后说电影要死亡,电影仍然没有死,完了又说明说这个数字出来以后,传统东西要死掉了,但是有一个东西不会死的。你的讲故事的方法,任何时候你用各种方式来讲故事,作为导演来讲,实际上最重要的你还是讲故事。

但是讲故事确实是有语法的。为什么像我们这帮学过的人看了以后有些电影以后就觉得着急,你完全没有语法是错误的。比如我们现在小孩子们学主谓宾,一定是练练的无数,写散文什么风格?小说什么风格?记叙文怎么写法?它是有一定的章法。因为这个可能跟我们整个的环境也有关系,当然了我也相信英雄不分出处,但是有一个东西它真的是有语法的。电视剧有电视剧的语法,电影有电影的语法,舞台有舞台的语法,长篇有长篇的语法,短片有短片的语法,你用写长篇的方式来写短篇小说根本不行的。

我说我个人觉得中国电影的技术和好莱坞的距离正在拉近,为什么?其实可以没有距离,为什么?我可以叫好莱坞的来做,我可以到好莱坞去做,差别在哪里?在这。在你的思想因为电影最终表现的还是思想,真正能传下来东西就是思想,就是情感,特殊的情感。 因为一个艺术作品,你竟然是要跟观众见面的,一定要传递一个东西,它是正能量。

胡波:

正能量其实有的时候并不用票房来衡量。我有这么个感觉,其实这个电影这东西名和利是后来的,我就要问刘建老总一句话了,当年你去做电影博物馆的时候,想到的名利吗?真的,他心系胶片。就是爱电影摄影器,它绝对就是文化。一点点拼起来。想想看你一个人的经历和他的财政能力支撑出这么一个国际级的电影博物馆。我觉得我学电影专业的人都都不好意思坐在这讲话。

大家要知道,胡学桦导演最早的一份工作是研究中国电影史的。我是学中国电影资料馆,专业起来,我梦想有一天自己有个电影博物馆,结果我去纽大读书的时候,我们有位著名的教授,这个肯定是像雪桦老师和我们都是最敬重的一位美国电影大师,叫马丁斯科塞斯。牛的很够讲上海话今天讲我家里收藏了一千多部世界的电影拷贝片,特牛。当时觉得是已经是精神上的最大的贵族。 

十年磨一剑,而今天华夏电影博物馆最珍贵的就是这些老的胶片,他们不是老胶片,他们是未来的数据,是未来的影像。我们刚才还说了什么叫电影的快活?就是能够用好技术来讲故事。新瓶装旧酒,洋为中用,古为今用,重新把它在团在一起。一个纪录片也就成功了,但是我用3D巨幕来拍,用人工智能在复原,在进行固定复原。

现在都觉得胶片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是胶片的美学肯定是永远留存的,那么华夏电影文化中心他除了收藏之外,他还有一个就是修复抢救的这样一个功能,这样就需要一支专业团队投入大量的专业的技术和资金了,同时它是还有一个公益性,就是每个周末我们现在有许多素不相识的人都赶赴好像赶赴一场场跨越时空的约会一样到这来看一场电影。

笔者:

作为一个新的如皋对外形象的文化新地标,也成为了一些文艺青年的一个新的打卡地,但是它未来的走向在哪里?就是电影产业这一块,两位导演有没有一些合作的意向,或者是说就是两位帮华夏电影文化中心来献计献策,它未来的一个前景如何?

胡雪桦:

这个地方就是一种品牌。到这来看电影,看老电影,应该就是看照片。因为胶片跟现在数字也放出来是不一样的。让他们感受到那个年代的故事,到了周末大家到这来看老电影,它是作为一个特别重要的一个活动来做,对这个胶片他有特殊情感的人,他只能到这儿来。因为一定要跟城市的文化的命脉,它的氛围它的人文结合起来。所以华夏电影中心是可以做到的。因为我们如皋这地方马上跟上海通地铁的,从高铁的话也就40分钟一个小时之内到了,那就很近了。如皋长寿之乡,你把这个结合起来,你说你到我这前方做,你也是坐在上海做也做,北京也在,你到我这来就不一样了。你到我这来是一个半年时间在调养,一方面你在创造,一方面你在调养,这个概念我就要做,做了以后我估计电影界人士也都会过来。

因为他顺带着他这半年把身体养好,它可以更有本钱进行更新的创作,感觉到华夏文化电影中心会在下一轮的竞争格局里面起一个不可替代的作用。

胡波:

中国电影马上会形成一个千亿级万亿级的市场,然后算这个帐,现在已经每年600多亿的票房了。中国现在荧幕是6万多块,美国电影4万多块。美国4万多块地荧幕,你看当年我们才一两万的时候,他就4万块了,他说他到现在还是4万多买。我们不一样,我们从1万块2万块3块1直到现在6万多块,大概中国电影市场的饱和度大概是10万块。10万块是个什么量呢?就差不多我们是美国电影的2.5倍。这个量的时候,电影我们现在电影荧幕的数量已经是全世界第一了。

票房也会第一。但是我们是目前的问题是大而不强,胡导刚才讲的样子就是中国电影怎么做强的问题。有三个指标。第一个,我们会讲故事,会用视觉讲故事的导演太少。还有什么喜剧演员在中国荧幕上大放光彩,这简直是匪夷所思,人可以有一个流派,但是你作为主流就不对。没有电影是这么的话。 所以我觉得华夏电影文化中心,要变成三个基地。第一个,真正的电影文化和电影经典的传播基地。著名电影学院办得好,一定要有最好的电影博物馆和电影。图书馆。没有片子看怎么能看呢?你不知道前人到什么地步,你说我想看看喜马拉雅王子,想看看图雅的婚事,甚至想看到兰陵王,我就从看胶片怎么看。胶片要读的!我要真是电影学生,我就把喜马拉雅王子在这儿的小放映室里一格一格的放,一帧一帧的看,来研究它的画面的节奏,然后怎么做,一目了然。

微信图片_20191022144814

微信图片_20191022144820

太阳已下了地平线,龙游河幻成金黄色,暮霭笼罩了古城夜色。与二位导演访谈结束,我们意犹未尽,灯光通明的苏中如皋似乎跟两位电影人没有什么关系,而今天我们真切感到华夏电影、长寿如皋已与他们已结下解不开的情缘……刘建,一个不是学电影的专业的一个朋友,为了修复电影,看电影,钻研这个技术,变成专家了。所以不是需要交的。是热爱,是本心。电影是人类文化创造的一个传奇,他以得其独特的方式在重建历史,见证今天,遇到未来。顺着电影长河的延伸,祝愿两位导演给我们带来更多更好的作品,同时我们也祝福华夏电影文化中心,未来的路越走越广阔。 (融媒体记者:季健 胡萱萱   摄影:陈正言)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电影 导演 兰陵王
责任编辑:刘振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