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电子期刊 > 雉水人物 > 正文

用书法来做人生风景——访皋城书法家张宏元

4

盛夏的一个下午,火红的太阳把大地烤得滚烫,我在东陈的一个旧小区找到张宏元的“半泥堂书法研究室”。进得门,一副“无上清凉”的书法让我的心一下子凉爽很多。我和他都不抽烟,一杯霍香凉茶,大有君子之交情谊。宏元还是以前那个样子,满脸的憨厚,但思维非常敏捷,两眼炯炯有神,咋看也不会和书法扯上关系。

三十年前张宏元刚退伍时,他的书法参加了“全国首届农民书法展”,我为他写了一篇报道发表在《南通日报》上,此后他每有作品发表都和我分享。应该说他是一个很勤奋的人,尽管他的生活很清苦,但通过他的努力发表了近千件作品,他的书法是我们如皋第一个上《人民日报》副刊的,并被《人民日报·海外版》专题介绍过。1993年他在如皋水绘园举办个人书法展,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程思远、文化部副部长周而复,以及中国书协副主席李铎、西泠印社副社长韩天衡等六十多位名家为他题写展标和贺词。1998年他的现代书法“跟着感觉走”参加了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举办的“中国当代书法展”国际书法研讨会,并在美国出版,受到国际现代书法学术界的关注。大型刊物《现代书法》创刊号隆重推介了张宏元。后来宏元下岗,为了生存放弃了他心爱的书法,到外地漂泊人生,先是在上海和杭州,从书画鉴定、拍卖到金融领域,实现华丽转身,人生也有了戏剧性的转变。如今他事业有成,回到老家,捡起他爱得疯狂的书法,从头开始。建军节前夕,得知他的书法和随笔集《难哭难笑》将由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我便专程采访了他。

记者:你的书法以现代为主,我很喜欢,朋友圈发了一下,很受大家的欢迎,请问你的书法从什么入手?你后来书法为何一直走现代,前景如何?

张宏元:我刚开始也是从传统书法入手的,我写过颜《勤礼碑》,写得很认真,当年在部队我参加河北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学习,得到欧阳中石的表扬。我临习时间不长,我喜欢看,记忆很好,眼睛如摄像机,看到的东西全都能储存在脑子里。后来,我投稿到《中国青年报》书法苑地,主编苏元章来信,问我的书法是从什么入手的,我说,行书以黄庭坚为基础,吸收了苏轼的东西,又用了颜真卿的笔法和散墨特色。后来作品发表,读者来信如雪片飞来。我觉得书法我们怎么写也写不过古人,古人能创造传统,我们为什么不能。古人的传统是从哪里来的,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人尚韵,而我们这个时代的书法风貌是什么,总不能千篇一律,都去拾古人牙慧。我们有着五千年的文明史,除了四大发明,后面还有什么发明,第五大发明除了人吃人的嫉妒和自相残杀,还有懒惰和好大喜功,牛逼吹得天响,躺在四大发明的功劳簿上睡大觉,然后就是做“啃外族”和“啃古族”,科学技术买国外的,文化学术啃古人的。国人的思想很僵化,认为把古人的学好了就很不错了,哪有能力和精力去创新。如果古人也是这个思想,那我们的书法还停留在甲骨文时代就很不错了。教育和权力误导我们一代又一代,这样做,我们在书法的历史书中很快要被抹掉。如果我们有所创新,给后人留点什么,也算为书法做了点贡献。要不然我们给后人留的还是唐人的法,宋人的意,元人的韵,我们不觉得脸红吗?

我的思想比较开放,喜欢接受新事物,尤其日本的书法走到世界最前沿,我看了很多也想了很多,慢慢的,我的书法就开始融进了现代书法元素,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我的作品发表后,引起强烈反响,尤其受到国际学术界的关注。中国书协一直对现代书法存在争议,我认为是对的。当年邓丽君的港台唱法很多人认为是靡靡之音,当年牛仔裤认为是舶来品,当年的流行音乐一直被民族音乐抵制,当年我们觉得火油灯、自行车、纸扇等是我们的传统,不能接受电灯、汽车、空调包括电脑、飞机、火车、大炮、军舰、飞船等等,现在我们的生活离不开新生事物,我想中国书协接受现代书法指日可待。记得有一年,山东邵岩的现代书法入展中国书协中青展,说明中国书协慢慢会接受,这需要一定的时间和引导。最近杭州搞了一次“书非书”书法展,影响很大。王冬龄一直在这方面做研究,我从中很受鼓舞和启发。我一直坚持自己的信念,用微弱的声音和力量为现代书法呼吁,书法应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才会使书法艺术更加灿烂美好。

记者:看你现场写字是一种享受,你的用笔和用墨很有特色,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张宏元:我在上海工作的时候,经常接触上海华东政法大学的洪丕谟教授,他是中国书法理论的早期开拓者和书法创作的实践者,他把书法理论和书法实践相结合,由理论到实践。经常他写字我拉纸,亲眼目睹他的创作,我受到的体会最深,他还现场教导我如何用笔,我的书法很快得到提高。我还给南京陈大羽教授拉纸,大羽老当时看不清,我用四个黑点给他做边框,他告诉我如何使线条含有金石气。我在杭州工作期间经常接触到韩天衡、陈振濂、王冬龄、朱关田、白砥、林曦明、高式熊、周志高等,也经常切磋书法绘画艺术,使我的书法提高产生质的飞跃。我写字很讲究用笔和用水,有时我要把笔擦得很干,下笔很快很猛,绝不迟疑,更不会拖泥带水;有时我的笔墨很浓很重,慢慢行笔至快干,一般人觉得是不是要补墨,我不会补的,我会慢慢逶迤弹出笔锋,风速急驶,外人惊呼。我对用水讲究透、润,蒲华画竹就是用的这个方法。我在杭州做过很多年拍卖和书画鉴定,和杭州的书画鉴定家经常有交流,这对我眼光的提高和对历代书画的了解借鉴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我还参与做过一次油画拍卖,对当代艺术很有研究,我从这里面也吸收了不少养分。我把吸收的营养再化为自己的东西,所以我的东西和别人不一样,我不是死临帖临出来的,我是用脑子想出来的,这就是区别和个性。如果花死功夫临帖,那是别人,不是自己,我要写自己,而不是去写古人,这是我的观念。我喜欢把美学上的黄金分割率用到我的书法里来,我在绿园工作接触盆景艺术,都是我吸收的元素,所以我的书法有很多别人无法了解和表达的东西,这就是我的特色,我用现代的表现方法和装饰笔法,使作品耳目一新,很受朋友欢迎。

张宏元与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刘恒合影

记者:你为了使自己的作品有内涵,又从文学方面入手,写过很多文章,这和书法有何关系?看你空间里经常去各地风景名胜玩,这对学习书法有何帮助?

张宏元:书法家应该是文学家,书法家必须加强文化修养,我在书法报刊上看到这样的文字,我就觉得书法写得再好,只是一种技法,古代的书法家都是文学家。为了不让自己太文盲,我发奋学习,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杂文等我都写过,发表近百万字。文学的提高,丰富了我的书法表现和我对书法的理解。我喜欢跑国内的景点,只要见到石刻,我都细细观摩。正所谓“园照之象,务先博观”。欢而神兮,必得长进。古代很多书法大师,能从“观蛇斗”和“观夏云”得到书法应讲究节奏和韵律,这些无疑给了我很多启发。罗浮宫,世界艺术的天堂,我惊叹世界艺术家的思想和艺术表现太丰富了,让我在书法的表现上寻找新的希望和形式。我爱大自然,世界的美好是用山山水水多元化多形式表现出来让人陶醉其间。我爱看大海,大海的波涛汹涌让我的心胸无比宽广,使我的线条舒展而洒脱。我爱登高山,高山的伟岸让我的书法线条厚重而霸气。书法家的心中涌动着诗人对大好河山吟诗作赋的激情和豪迈。这样的书法不仅是技法的表现,更多是对生活的理解和超脱,书法才会有气象万千,生机勃勃。这些都给了我书法创作的源泉。同样也给我的写作增加了很多素才,一举多得。

与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西冷印社副社长陈振廉合影

记者:你觉得你自己还有那些需要提高的?

张宏元:我的作品形式多样,线条再吸收和积累一些古的东西,使之更老辣,更丰富。在结构上把古人的结构和现代书法结构有机结合起来,这些我一直在探索和研究。我的书法不强求官方的认可,只要老百姓认可就行了,因为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我一直在做民间书法艺术的推广,让高雅的书法艺术走向百姓大舞台,走进千家万户。

访谈中,我觉得张宏元是一个智者,智者的思想在闪耀着光辉。他的思想奇,行为也奇,有很多情况下,不能得到别人的理解。宏元有时也很无奈。他耿直、善良、个性独特,只有做艺术的“痴”者才有他这样的豪情,他觉得吃亏是福。宏元很健谈,和理解他的人畅谈,知无不言,言而不尽。宏元个头不算高大,几根白发强行霸占他的两鬓,而我看到宏元的心年轻而旺盛,他的身影在我眼里渐渐高大,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季健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书法    张宏元
责任编辑:龚志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