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电子期刊 > 雉水人物 > 正文

如皋籍现役军人 谢国江

  

人物简介

谢国江,男,江苏如皋人,济南军区某训练基地保卫科科长。近日,谢国江因勇救6名落水群众,成为媒体竞相关注的焦点。1994年,谢国江中学毕业后应征入伍,来到了革命老区沂蒙山。1997年秋天,谢国江考入了济南陆军学院。虽然离开了沂蒙军营,但心仍牵挂着山区孩子,多年来,他默默资助失学儿童,用爱心和艰辛唤起数万人组成“助学大军”,救助了山区逾四千万名贫困学生。济南军区为他记一等功,2000年2月,谢国江被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为其颁发“国际青少年消除贫困奖”。

 

谢国江:老典型勇救6名落水群众 英雄壮举彰显军人本色

谢国江在水中拖着废弃的小船奋勇游向落水群众

    这几天,济南军区某训练基地保卫科科长谢国江,英勇救6名落水群众,成为驻地媒体竞相报道的焦点。

5月5日下午,谢国江趁周末陪家人到济南市西营镇枣林水库附近游览。15时40分,他们突然听到水库中传来一阵急促的呼救声。谢国江闻声跑到水库岸边,只见距岸边100多米的深水区,一只游船已下沉过半,船上的人拼命呼救。

时间就是生命!谢国江跃入水中,拖着岸边一条废弃的小船向落水者游去。这时,闻讯赶来的济南广播电视大学教师夏伯慷,也毫不犹豫地和谢国江一起前去救人。当他们抵达事发水域时,游船已全部沉入水中,6名群众危在旦夕。见夏伯慷有些体力不支,谢国江急切地说:“我是军人,受过专业训练,我在水中救人,你在船上接应。”说话间,谢国江把夏伯慷推上小船。

反过身,谢国江一把救起离他最近的一名幼儿。随后,谢国江又接连救起3名女青年。这时,他发现水面上泛起气泡,有人溺水了!谢国江一个猛子扎入水中,抓住正在下沉的一名小女孩,奋力将她救到小船上。此时,谢国江体力已经严重透支,但他毫不犹豫,转身游到最后一名落水男青年身边,与夏伯慷合力将他救上小船。6名落水群众终于全部安全获救。

    谢国江因呛入大量污水,加之在低水温中浸泡时间过长引发肺炎,并伴有严重腹泻,目前正在住院治疗。近日,该训练基地党委号召所属官兵向谢国江同志学习。据悉,谢国江因长期资助失学儿童,曾于2000年2月被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联合授予“国际青少年消除贫困奖”。

一个士兵和三千贫困学子的故事

——记“国际青少年消除贫困奖”荣获者、济南陆军学院学员谢国江

    谢国江,一个普通士兵的名字,在沂蒙山区却家喻户晓。

就是这个“小人物”,用爱心和艰辛唤起数万人组成“助学大军”,救助了山区3200多名贫困学生。济南军区为他记一等功,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为其颁发“国际青少年消除贫困奖”。

五载节衣缩食,资助10名贫困儿童上学

谢国江踏上漫漫助学路,源于一件偶然事情。

1995年春,谢国江在训练中受伤,被送往当地部队医院治疗。

同病室有个身患晚期淋巴癌的吴大爷,住院不久就去世了,给残疾的老伴和一双正上学的儿女留下1万多元债务。“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啊?”孤儿寡母哭成一团。

“娘,这学我不上了,我去打工,挣钱还债。”15岁的儿子吴贯圣哭着说。

“不,哥的成绩比我好,还是让哥上学,我去打工吧。”14岁的女儿吴贯虹跪在了母亲跟前。

面对此情此景,同病房的人哭了,被战友称为“训练场上钢铁战士”的谢国江也哭了。他想起了两个姐姐因家贫失去上学机会的往事,想起了自己从小学到中学都靠老师和乡邻资助读书的经历,很理解吴家兄妹面临失学的痛苦。他对吴大娘说:“大娘,他兄妹俩年龄还小,这学不能不上啊!上学的费用,就让我来承担吧!”

“孩子,你还是个兵,哪有能力啊?”吴大娘感激地直摇头。

“大娘,您放心,再难,我也要想办法让他兄妹上完学!”谢国江话语坚定。

“叔━━叔━━”作梦都想上学的兄妹俩一声长唤,“扑通”跪在谢国江面前。

在场的人又一次流下了热泪。谢国江当即拿出身上仅有的300元钱,让姐弟俩交学费。从此,他定期将节省下的津贴费寄给吴家。在他的资助下,哥哥吴贯圣现已中专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妹妹贯虹正上高中。

谢国江心系失学儿童,只要打听到某地有孩子因贫困失学,他就主动去联系资助。

一天,他与别人谈话得知,苍山县磨山镇东土门村有个叫高敬敬的10岁女孩,8岁丧父,母亲精神失常,离家出走。成为孤儿的小敬敬只好辍学在家。

“小敬敬那幼小的心灵已因失去亲人而痛苦不堪,再也不能让她为失学而抱憾终生!”利用连队给的半个月探亲假,谢国江便前往沂蒙深山探望高敬敬。

他坐车到了苍山县城,又步行20公里山路,才赶到东土门村。正在烧火做饭的高敬敬见一名解放军来到家中,站在锅台边不知该怎么办。……一同前来的老村长对小敬敬说:“这位解放军是特意从远方赶来助你上学的,快叫叔叔!”敬敬一声“叔叔”没喊出口,就“哇”地痛哭起来。

谢国江在村里住下来。白天跑村、乡,帮敬敬解决生活困难,晚上帮她补习功课,高兴得小敬敬到处“声明”:“我不是孤儿了,我有个叔叔,在当解放军!”在这之后的3年里,谢国江不断地给敬敬寄去上学费用,还给她写了48封信,勉励这位深山孤女奋发读书,成才报国。敬敬把这些信逐封编号,宝贝似地珍藏着,决心把它们“保存到老”。

就这样,谢国江当兵5年,一直资助着10名贫困儿童上学。他的士兵津贴费,开始每月只30多元,如今才100元。他总是把微薄的津贴省了又省,把省下的每一分钱都用在失学儿童身上。为了省下部队发的探亲费,5年多里,他只是出差顺道回过一趟家。

九下沂蒙深山,为两千多名贫困学生建立“特殊档案”

1997年秋天,谢国江考入了济南陆军学院。他人离开了沂蒙军营,心仍牵挂着山区孩子。“在这个洒满烈士鲜血的土地上,究竟还有多少像吴家兄妹、高敬敬一样的贫困学生?心中有了底,就可以呼吁社会力量来共同关心。”3年来,谢国江利用6个寒暑假加上几次探亲假九下沂蒙,实地考察失学儿童状况,建起了“沂蒙山区贫困学生档案”。

一次,谢国江外出考察途经苍山县向山镇范滩村头,看到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正在山坡上放羊,手里拿着一本卷角的二年级语文课本。“这准是一名失学儿童!”一种强烈的同情心和责任感驱使谢国江向小男孩走去:“小朋友,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上学吗?”面对陌生人,小孩不敢抬头。谢国江又问:“领叔叔到你家喝点水好吗?”小男孩点点头,把羊拴在树上,领着谢国江回到家中。

孩子的爷爷告诉谢国江,这孩子叫郝新宇,他爸去年因病去世,他妈病重卧床,家里已欠了不少债。新宇在学校成绩很好,但家中实在拿不出钱,只好停学了。孩子每天放羊,可书本怎么也舍不得放下。谢国江泪盈双眼,握着新宇爷爷的手说:“大伯,您放心,我一定让小新宇重返课堂。”

一次,听苍山县妇联的同志说,山里有个叫单希娟的女孩,因家庭贫困面临辍学,问明地址,谢国江决定前去考察。那天,他一大早就上路,一连翻了几座大山,走了六七个小时,天很热,人太累,肚子又饥又渴,终于支撑不住,晕倒在人迹罕至的深山小路上,过了很久,才被一位看山的老大爷发现,背回窝棚抢救。醒来后,他谢绝了老大爷的挽留,找根枯木拄着,在夕阳中继续赶路。

谢国江对山区贫困孩子有股“负责到底”的精神。“三访梁永美”的佳话,就在沂蒙广泛传颂。

莒县桑园乡板石村有个小姑娘,名叫梁永美。谢国江第一次进山考察,那年她才5岁,患白血病躺在床上,双腿浮肿,左腿跟已化脓流水。为了给孩子治病,家中卖掉了爷爷的寿棺。当时,谢国江就把身上带的几百元钱给了梁家资助永美治病。

第二次来时,谢国江带来了社会各界为小永美的捐款,送永美到医院做了截肢手术,保住了生命。

谢国江第三次来到永美身边时,永美已到了上学年龄,他与乡、村、小学联系,让孩子进了课堂。

就这样,谢国江身背水壶,怀揣干粮,九进沂蒙,足迹踏遍三区九县,总行程达1万多里,调查了上百个乡镇的200余所中小学,走访了2460名贫困学生,整理出一套“沂蒙山区贫困学生档案”。每个贫困学生家住哪里,家境状况,年龄多大,辍学或即将辍学的原因,都一一记录在册。

这凝聚着他汩汩心血的“特殊档案”,成为谢国江呼吁全社会关心老区孩子的“第一手资料”。

假期南行万里,为200多名失学儿童找上资助对象

1999年暑假,谢国江第六次走进沂蒙,16天里走访207名失学儿童,并全部拍摄了照片。此时,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为帮助这些孩子在下学期开学前找到“资助对象”,他决定到南京去找他的老同学。

此时,他身上只有84.2元钱,买了张临沂至南京中华门的长途汽车票和一袋方便面,身上仅剩下五角钱。

车到南京,谢国江步行了几个小时,才赶到老同学就读的审计学院。老同学见面,寒暄话还没说完,疲惫不堪的他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醒来,说出自己此次南京之行的目的,老同学及其同室校友都很感动。他们连夜复印了1000份“救助沂蒙老区失学儿童倡议书”,从商店要来几个纸箱,又从附近废品堆里拣来一些硬纸板,贴上谢国江从沂蒙拍摄的失学儿童照片,照片下方写着每个孩子的姓名、家庭住址。

    次日是星期天。谢国江和审计学院7个大学生,来到南京闹市区鼓楼大街旁,手持倡议书,摆下一地照片,向过路人宣传。

“同志,这里展出的是沂蒙山区部分失学儿童的情况,请你们看一看。为了老区的后代,为了祖国的未来,您如果有能力的话,请救助救助这些可怜的失学儿童吧!”他们不停吆喝着,话语是那么诚恳。

也许是街头骗术司空见惯,一天下来,没有一个人愿意救助。

第二天一早,他们又来到了新街口。终于,一位中年妇女走来,看过失学孩子陈明燕的“档案”和照片,说:“我决定资助这个女孩上学!”她是南京市江陵开发区女干部孙明霞。紧接着又有7人自愿和沂蒙失学儿童结成“助学对子”。“为老区孩子祝福吧!”高兴得谢国江一行8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细雨中,他们又转到中山陵宣传。这一天,就征得27人成为“助学对子”。

之后的几天里,谢国江跑大专院校,串街道、工厂。南京之行,使30多名老区孩子有了“助学对子”。

“南京大捷”之后,谢国江又转到南通市。本想立即开展求助宣传,可因连日在风雨中奔波,他发高烧到39度多。谢国江的妈妈得知儿子病卧他乡,赶紧用车把他拉回了家乡如皋,送进医院抢救。一连打了三天三夜的吊针,他才神智清醒。医生说这是疲劳过度,要他在医院多住几天,边治疗边休息。可清醒后的第二天,谢国江就偷偷地跑回家,带上“失学儿童档案”又要出门。母亲死死地拽住了他,心疼得泪水直淌:“儿啊,你的身子虚到这种程度,难道不要命了吗?”谢国江恳求母亲:“娘,放我走吧。眼看沂蒙山还有那么多失学儿童盼着上学,我呆不住哇!儿多跑一天,至少就可能多让一个孩子早上学一天。”他带着母亲的无限牵挂上路了。在如皋,他为18名孩子找到了资助对象。在南通中学、南通师范学院,他鼓动100多名师生加入到资助沂蒙儿童上学的行列。此次暑假里,总行程达万里,为200多名贫困儿童找上了资助对象。

建立53个“爱心联络组”,救助3000余名贫困学生

谢国江的义举令万千人心灵震颤,赢得万千人大力支持。

他的家庭就堪称“助学之家”。就在谢国江回乡寻找“助学对子”期间的一个晚上,爸爸主持召开了一个特殊的“家庭会”,讨论“对国江的行为怎么看”。最后,一家人达成共识:国江做得对!妈妈把几年中靠卖鸡蛋积攒下的600元钱,悄悄塞在了儿子的衣袋里:“孩子,拿去资助山区的儿童上学吧!”爸爸说:“国江的行动连自家人都不理解,怎么能让他安心地做下去?又怎能说服别人助学?”从此,一家人常把节省的钱零星寄给国江,让他用于助学活动。

谢国江所在的济南陆军学院官兵,更是他的“坚强后盾”。一次,中队长李长欣、大队长刘鹏在夜里查哨时,发现谢国江正打着手电筒给老区儿童写信,随后作进一步调查,知道了他的事迹。学院院长李洪程、政委范作辑听取汇报后,立即指示学院政治部整理出谢国江的事迹材料,下发各学员队,并号召全院官兵向他学习。接着,全院每个学员队都成立了“爱心联络小组”,组织全院官兵加入助学行列。谢国江所在的学员中队的107名学员,每个人都有资助对象。全院官兵共资助300多名失学儿童重返校园。

在陆军学院领导支持下,谢国江把“爱心活动”延伸到了济南的18所大专院校。数以万计的学子心灵受到极大震撼,有的捐款助学,有的“承包”下一至两名贫困儿童的学费。各大学相继成立了“爱心联络小组”。鉴于大学生尚无收入,山东大学“爱心联络小组”向学生倡议:“利用一个假期打工,资助一名失学儿童。”寒暑假里,山大许多学生走上街头打工,挣钱助学。在谢国江写信倡议或亲临宣传下,已有53个“爱心联络小组”遍及山东、河南、河北、江苏4省18市地43所军地大中专院校,使老区3200多名贫困学生得到了救助。

    目前,谢国江正与他倡议下诞生的50多个“爱心联络小组”协商,筹划建立“贫困儿童奖学金”,确保老区所有的贫困孩子都能顺利完成学业。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邵金勇
0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