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电子期刊 > 雉水人物 > 正文

美丽的纤维世界 朱美芳

朱美芳,女,汉族,1965年生于江苏如皋。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东华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主要研究方向包括纳米复合材料与智能材料、纤维成形理论、功能纤维及高分子材料、生物纤维。在通用聚丙烯纤维材料的细旦化与功能化、热塑性聚合物纳米复合功能材料的结构控制和纤维成形理论、功能纳米结构组装及高聚物纳米纤维静电成形机制等交叉前沿领域取得了一系列新成果。先后开设高聚物成型原理、专业英语、化纤工厂设计、纳米材料和科技预见讲座、博士生Seminar等7门专业课和专业基础课。已培养毕业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12名。研究团队中有青年教师多名,博士研究生10余名,硕士研究生20余名。 已主持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863计划、国家科技攻关等项目22项,申请发明专利26项(已授权6项)。在本领域知名学术刊物Macroml Rapid Comm, Appl Polym Lett, Polymer, Polym Eng Sci.-Part A, Macroml Mater Eng 等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其中SCI、EI、ISTP收录50余篇),编撰专著5部(章),30余次应邀做邀请学术报告。获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等3项,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八五"技术创新优秀项目奖1项,上海市优秀产学研项目一等奖1项,上海市教学成果一等奖1项。

“2006-2010年教育部高等学校高分子材料与工程专业教学指导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材料研究学会理事、青年委员会常务理事,上海市复合材料学会常务理事等。曾任国家“863”计划“十五”新材料技术领域“纳米材料”专项总体专家组成员。国际著名刊物Macroml. Rapid Comm., Polymer, Macroml. Mater. Eng., J. Solid State Chem, Polym. Eng Sci., J. Appl. Polym. Sci., 和高分子学报, 第二军医大学学报等国内刊物常年审稿人,兼任《大辞海》分科主编,《高分子学报》、《合成纤维》、《功能高分子学报》编委等。 获中国青年科技奖、桑麻纺织杰出青年学者奖、上海巾帼创新奖。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入选“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教育部“跨世纪优秀人才计划”等。 

 

情系纤维世界二十载——记市科技进步一等奖项目完成人朱美芳

你相不相信有这样的纤维?用它制成外衣,雨天不会淋湿,不同环境下会自动变色;制成内衣,薄薄一层就可抵御严寒。这种宛如科幻小说中的纤维,在东华大学纤维材料改性国家重点实验室朱美芳教授那里已经研究了许多年。2月27日,这一研究项目获得了2008年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作为实验室的领军人物,朱美芳和纤维打了20多年交道。开发功能性纤维材料,始终是她的情结。

想穿“的确良”的少女

朱美芳出生于中国近代纺织发祥地江苏南通。上世纪80年代初流行的“的确良”,因其“挺刮”风靡整整一代人,彼时正值“二八年华”的朱美芳自然也艳羡不已,无奈并不富裕的家境,没有让她实现拥有一件“的确良”衬衫的梦想。

“没想到,我高中毕业考进原华东纺织工学院(现东华大学)后,高中班主任送我的礼物,正是一段‘的确良’裤料!”当时,朱美芳的本科专业正好是化纤学科。本科毕业后,她加入了当时化纤系主任陈彦模教授新组建的课题组。为了筹集科研资金,她随陈教授搭了货运大卡车,辗转来到张家港涤纶厂,争取到了第一笔研究经费5000元。朱美芳真正的功能纤维研究就此开始,神奇的纤维世界向她展开双臂。

就拿聚丙烯来说,原来只能做窗帘、麻袋,但它吸水性强的特点又很合适做贴身衣物。朱美芳和她的同事们攻克重重难关,使聚丙烯纤维集舒适、美观和功能化于一体。他们曾拿着两块外观一模一样的面料来到丝绸进出口公司,一块为真丝,一块为化纤,居然让几个有数十年经验的行家里手都判断错误。

在车间熬通宵的“解说员”

此次领奖的前一天,朱美芳教授还在浙江出差。国际金融危机为我国传统产业的结构调整提供了契机,长三角地区不少纺织企业希望引入上海的技术,提高纺织行业的附加值,她就是去传授技术的。

“现在当企业‘解说员’,比以前容易多了。”朱美芳所说的“解说员”,是指到生产车间现场,示范推广东华大学纤维实验室研究的新工艺、新技术。她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几乎没有一家纺织企业设立“技术研发科”,高校科研人员几乎要把整套成熟的工艺技术手把手教给企业。

现在,企业家创新意识和员工素质普遍提高,朱美芳经常会接到企业一线工人的电话,主动和她讨论某个工艺细节问题。“产学研”合作终于步入黄金时期,这令朱教授他们感到欣慰。很多情况下,课题组成员为了实时了解实验室成果批量生产的情况,需经常和工人师傅们一起呆在车间,现场处理可能发生的意外,有时会在车间呆上通宵。

 讲究“志同道合”的教育者

现任东华大学副校长的朱美芳,始终把育人工作放在首位。她带研究生讲究“志同道合”,每个研究生进她的课题组都要向她承诺:“我对科研有热情和浓厚的兴趣,肯吃苦。”她还为研究生开设“技术预见”课程,介绍材料学科最新进展和学术前沿,介绍国家和上海的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让学生知道外面的世界需要什么。

这些年来,朱美芳发现,她所带研究生选择的课题非常具有现实性:高性能纤维、纳米纤维、医疗卫生专用纤维……不少低年级本科学生也纷纷要求进入实验室参与研究。年轻一代由被动学习转为主动求索的态度,鼓舞着朱美芳不断拓展自己的研究领域———从衣物纤维到建筑材料,再到高速列车、大飞机用的内装饰材料和复合材料。“我希望越来越多的学生和我一样,从社会需求中找到研究动力,这样才会体会到科研的魅力。” 

 

朱美芳:美丽的纤维世界

被访问者:朱美芳:东华大学副校长

访问者: 骆新

朱美芳,曾是东华大学一名普通的学生,在纤维的微观世界了探索了二十载,其乐无穷。如今,她是东华大学年轻的副校长,站在纤维科学的最前沿,培养着一批一批的接班人,用朱美芳自己的话说,她最喜欢的称谓还是老师。

你相不相信这样的纤维,用它制成内衣,薄薄一层可以抵御严寒,制成外衣,雨天不会淋湿,这种宛如科幻小说中的东西,就是朱美芳开创的用多种纤维杂化做成的。

骆新:我们很多人都知道杂化,一提起服装,如果有杂交这个成分的  大多数说服装不好。您看现在大伙儿都穿纯棉的衣服,可是您却反其道而行之,您偏要去研究杂化,杂化的化纤产品是六七十年代最流行  现在为什么还要这么干?

朱美芳:一开始我们因为没有得穿,就是因为这个材料能穿得越久越好、越长越好。  但是现在几乎所有的面料都基本上不是纯的,从宏观尺度来看,比如你穿的羊毛,其实纯羊毛的并不是最好, 一定要含有5%或者10%的化学纤维,织起来也好织,手感舒适性可能也更好。真正一件好的衣服可能是不同的纤维织到一起,服装可以发挥各自不同的性能,效果会较好。我现在这个项目是微观尺度,肉眼看不见,看起来和普通是一样的,但是微观尺度上其实是不同的材料做成的,而且不仅是我们有机的,也可以和无机的复合在一起,分子水平纳米水平的复合。

骆新:这个技术当中最核心或者最难攻克的难点是什么?

朱美芳:我想应该是合成技术,复合杂化还是化学合成的阶段,要有配方,还要选择不同的材料,并不是任何两种都能起到协同效应。有的是排斥的,你要达到你所需要的功能,找到最佳的材料,然后又要找到最佳的供应配方和最佳的协同效应就要做无数次的实验。很多次可能是失败的,你想象是这么做,其实有时候不是如我们所愿。

杂化的纤维在功能上威力大增,用它可以做成吸汗的袜子,治疗心血管疾病的床单、被子,朱美芳说,纳米和杂化都是眼下科学界的“时尚宠儿”。

骆新:您最早有这个想法是什么时候?

朱美芳:这个想法其实也是东华大学很多年的积淀,可能是我们老一辈的老师就开始做这方面的事情,那时候是简单混一混,把一个材料和另外一个材料就像捣浆糊,其实不是那么简单,把不同的材料混在一起做成纤维材料出来,那个也解决了很多问题,也能达到一定的功能,但是它的效果会专门增加这么一个工序,而且出来以后不能纺细  不能纺到直接能穿的程度,因为我也是在老一辈的基础上,利用纳米技术,杂化这样的思路,也杂化了原理。

骆新:纳米技术、这样的技术,我知道中国可能是一个纺织大国,所以需要做技术改进,但是那时候国外难道就没有相应的技术,不能直接拿过来用吗?

朱美芳:国外现在整个纤维面也不是很广,集中在比如一些高性能高技术比较尖端的领域,解决不了中国人的问题,我们中国人的问题还得靠自己解决。我们自己要把纤维档次提高不仅仅解决我们的问题  还可以解决出口,提升价值的问题。所以现在总体来讲,我们很多研究是和它同步的,但是我们一直和市场结合解决我们自己,因为每个国家对技术的发展层次阶段不一样,所以从现在这个项目来讲,应该还是以我们为主的。 

 

骆新:您把这事给接下来,肯定是得耐得住这个磨?

朱美芳:我也在说咱们做科研的人,为什么能有强大的动力,面临挫折,一次次挫折都能克服,而这种动力,我觉得有两个方面,一方面说大一点,还真的是为国家做一点事,说小一点就是能具体解决问题 。 你想把解决问题作为我们追求的,那就是驱动力,不解决就不罢休,但是更重要的,希望我们做科研的人还得有一个信念,说我们不能输给别人,我们国家需要这样的,咱们不做,谁做呢?

1965年,朱美芳出生在江苏如皋一个农村家庭,生活条件十分清苦,幸运的是父母亲都十分重视子女的文化教育,朱美芳成了少数几个能读书的女孩。1982年,她考上了东华大学的前身,华东纺织工学院,毕业后留校做了教师。

骆新:你小时候就喜欢纺织?

朱美芳:应该讲小时候并没有这个主动意识  这有个故事  我本来第一志愿填的交大,后来我老师说女孩子应该读纺织,我就改成了华纺  到学校以后,说实在的当时选化学纤维,家里其实还是蛮穷的,穿不起“的确良”,上大学有个谢师宴, 我的中学老师给我买了块布料, 这个布料就是的确良的布料,我都舍不得穿,自己到了学校里学的就是化学纤维,所以就更坚定了自己要学好。

骆新:我看过您的简历,一定程度上,您是在大学里做研究或者做教学的人来说很难比拟的,比如说您上大学比较早,29岁就评上了副教授,而且是破格评上,33岁就评上了教授,凭什么您就能够有这样的能力,聪明?

朱美芳:我觉得我比较幸运,真的是非常幸运。其实我上大学,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上不了大学,留校以后,确实是我运气比较好在哪里,  我就是参加了重大项目,我从1989年1月份开始工作,我的指导老师就带着我到张家港 ,我们坐着大卡车,颠啊颠,那时候没有现在的路好,要开半天五六个小时,开到张家港接了一个企业的项目,然后从1991年开始承担了国家首批产学研高科技产业园的示范项目, 所以我在这个大项目当中得到了锻炼。学校那时候我觉得也是机会很好,1994年是破格晋升副教授,二十八九岁,1998年大概32周岁, 没到33岁,也是学校当时给我们机会打擂台,所以我两次都是非常幸运。

朱美芳一直在神奇的纤维世界里探索,沙哑的声音让人感到她的疲惫,聚丙烯,原来是只能做成窗帘、麻袋的化纤材料,可是在朱美芳手里,却能让它变成柔软的衣服。

朱美芳:最通俗的例子,大家每天都要洗澡,淋浴的水龙头如果不加莲蓬头,水打在身上会比较疼痛。加了莲蓬头,整个的水压可能是一样的,由于把水流分成一个个细流了,打在身上就会比较柔软,不会疼痛。而我们纤维本来是肉眼看起来一样粗细,但是如果把一根变成很多根,单根纤维的纤度我们称为细度变细了,穿着就舒适了。后来把它做细了以后它有个什么特点,它不吸水但是导水,不吸汗导汗 , 比真丝还好,因为真丝吸汗,冬天吸了汗以后还贴在身上,就有冷的感觉,湿了冷了,夏天是湿了热了,闷热的感觉,但是不吸汗,本身内部不是湿的沾不上去,但是能导汗,把汗水导到外面,最好的做法是外面一层吸汗,比如棉的毛的丝的,里面是聚丙烯的,这样外面各种染色性能都可以做得很好,里面不吸汗能导汗,所以保持凉爽保持干燥,所以运动员,世界上很多著名的俱乐部运动员的服装其实都是这种结构的。

对于成功,朱美芳经常归功于幸运,其实在科研讨论会上,我们看到的是争论,是对科学的严谨态度,在校园“我心中的好老师”的公告栏上,我们看到许多她的名字,成功对于朱美芳绝非偶然。 

 

骆新:您总是找一些客气的话说,但是我总觉得一个人能这样被很多人所接受,这个人没有任何问题,我们肯定会选他,一定有你特殊的工作或者特殊的思维方法,你和别人肯定有不一样的地方?

朱美芳:我也没有觉得我比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但是我做什么事,  确实是认真二字。

实验室技术人员: 她对科学问题的表述特别特别严格,我们有一次去北京的时候应该是去提交本子了,头天晚上去第二天要提交了,已经这里订好了,在去北京的时候她还觉得和想象的不一样,没说清楚或者没有写好, 我们就在那里连续改,改到12点左右,最后就在宾馆里又把它装订好了,本来以为可以了,我们回去休息了,结果两三点的时候她又打电话,她说又发现了问题了。大家又起来,那次我们发现她非常非常认真,最后整个搞到通宵才最终感觉很满意。

骆新:如果是这样的完美主义者,您平常对人待人接物应该都比较苛刻的那一类?

朱美芳:这也是长辈们或者老一辈有一句古话: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你刚才问我脾气,我有时候脾气不好,可能也确实是看不得有些马虎的情况。

骆新:学生怕您吗?

朱美芳:学生一开始不太了解我的时候他们会有一点担心,不知道老师是怎么样的,但是见了面以后他们和我接触多了,他们理解,我有个观点,我们工作的时候确实要认真严格,我可能有时候会骂人就要批评的,但是生活当中,平时大家可以非常轻松,我也和同学们一起打球,我们还踢毽子,还做各种各样的体育活动。

朱美芳的学生: 因为我们组内外地的学生特别多,中秋节放假短又回不了家,朱老师就会给大家搞一个聚会的形式,比如说正好是中秋节,如果是谁的生日或者谁有特别的纪念日,朱老师都会赠送小礼物  给我们大家一个惊喜,我觉得挺好的。

朱美芳的学生:在我大一的时候,也就是2005年“十一“期间的时候, 我和我们同学一起去延安路校区那边玩,那时候正好朱老师从大门进来了,我们和朱老师打招呼,朱老师问我们一些具体的信息,又和我们说学校有没有安排你们去参观,有没有接待你们,朱老师一听说没有就带我们到实验室去参观,还给我们讲了一些科研方面的事情, 还问了我们几个英文的单词,我感到特别亲切。在那次以后,我有一些问题通过电子邮件和朱老师联系,朱老师也是很耐心地回复。

东华大学教授:她每天工作是很晚的,一般说来她从早上到晚上总归每天到12点回家,有的时候一直半夜到2点左右,这样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因为是配车的,有一个驾驶员要跟她一起来回,她为了照顾驾驶员她就坐我们学校的班车来回,这样一个是通过班车大家可以一起了解有关的情况,另外方面减少了小车驾驶员的工作的长期疲劳,  这一点说明她考虑他人比较多。

朱美芳在当校长的同时,还带着二十几名研究生,甚至还会给本科生上课,学生们觉得她既是一位师长,又像一位母亲,朱美芳的教学十分有特色,而研究生的面试方法更独树一帜。

朱美芳:我首选就是要看是不是具有研究的潜能或者潜质我和他们面谈,面谈没有固定的模式,也要看,我经常会请他们吃客饭,就在实验室,就我们俩人面对面, 一起吃饭。吃饭的细节我也注意了,我看他挑不挑食,我觉得作为一个好的研究人员其实要很辛苦的,体力要好身体要好,实际上会聊工作聊生活聊事业,聊你对家庭对长辈对朋友对你的老师,其实我觉得人是很全面的,就能把一个同学的轮廓  基本上就清楚了,然后我会有针对性,可能会要了你收了你,但是将来我会知道这个同学的优势在哪里、弱势在哪里,优势的地方优点的地方怎么把它发扬光大,更鼓励他做得更好,不足的地方就是我们老师应该起的作用了。

无论是做研究还是教学,朱美芳都容不得半点马虎,她特别注重的是原始数据的记录。

 

朱美芳的学生:比如像实验记录,这也是其他课题组没有的,就是我们课题组朱老师专门花钱,订了课题组的实验记录本,和我们说上面有一些规定,让我们科学地去(记录), 每天做了什么,实验数据都要用一些原始记录,防止学术中造假,如果实验数据处理不当不能改,让我们去重复做,稳定性,说了很多很多。

朱美芳:原始记录要做好,同时比如学生毕业的时候,一定要把他所有的原始记录整理好然后交给我,我说你不要交给下一个学生,你要交给我,我会帮你保存好。然后我会根据需要传递给下一个学生,大家要做好登记做好记录,一个是承认前面的同学花了两年半三年甚至更长时间做的辛勤劳动,对他们的成果,对他们的劳动要给以承认要保护,另外要给后面的学生有个继承,不能做低水平的重复。

朱美芳上班会背上两个包,其中一个装着重重的手提电脑,朱美芳说其实她喜欢的称谓还是老师,她认为做科研最终目的是要激发学生对学术的兴趣,培养全面发展的人。

朱美芳:我自己体会当中,因为我觉得一个人的全面发展实际是多方面的。首先是德育,然后是德智体,其实是一个人说得通俗一点做事先要做人,所以这一点上我是觉得比较注重的。而做人,我认为是要有比较高的,说大一点,一定要爱自己的国家,人的素质各方面,就会想到孔子说的一句话:修身 齐家 治国 平天下。首先要对自己的个人素质各方面尤其我们读到大学了,读到研究生博士生了,可能自身的这种个人素质全面素质非常重要,基本素质,然后是学术才能  而做研究 。我这么多年接触下来,有的学生很聪明,可是不一定做得好研究,归根到底是一个兴趣。没有好奇心没有兴趣  很难坚持下去,因为做研究还是要耐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的,真正一开始就喜欢做研究的人确实比例并不是很高的,最后我们要把研究生培养到真的很喜欢很有兴趣我们老师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们老师首先要身体力行,自己有兴趣,自己没有兴趣,你叫学生有兴趣也是很困难的,然后我们要想尽各种各样的办法,就是教学法,特别要让他了解国际前沿在哪里,国家需求在哪里,这是激发他兴趣的一个根本的动力。一个人的内心被充分激发出来以后,潜力是巨大的。

骆新:眼界决定境界,眼界看得有多远境界就有多高。

朱美芳:为了培养研究生的兴趣我们就把国内外著名的学者,其实我们自己和别的大师,国内外的专家学者来讲,非常通俗的语言把科学得奇妙、材料非常容易的一面展示给学生,学生就不知不觉当中(学会了),例子是太多了,现在有很多本科生,二三年级,晚上我在办公室实验室门开着,就会有成群结队的学生,老师,我想跟着你做研究,就是这样,你真高兴。然后那些研究生博士生自己喜欢了又会影响到身边的人,会传染的会感染的,结果就老师带着学生,学生高年级的带着低年级的,整个的氛围,所以我认为这就是学术。所以我很庆幸,也非常高兴,我们大家相互之间也是一种相互学习相互感染,  我看到越来越多的教师真的是很愿意做教师做学问,但是做学问,  反过来要问为了什么,为了培养人,还是为了培养人。 

 

东华大学朱美芳教授及其团队获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中国经济网3月27日讯(记者李治国 通讯员向娟) 说到防晒,你会立刻想到什么?防晒霜,遮阳伞,太阳镜,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会这样回答。然而,当你拿同样的问题去问东华大学副校长朱美芳教授时,她准会告诉你,用功能杂化材料做成的衣服最防晒,因为这样的衣料可以屏蔽掉99.7%的紫外线,防晒指数(UPF)达50以上。事实上,功能杂化材料不仅能让纤维制品抗紫外线,还能大大提高抗静电、防辐射、轻薄、舒适等“特异功能”。同时作为一种性能优异的新型材料,其还在生物材料、医药材料、电子材料等众多领域有着用武之地。近日,这个名为“功能杂化材料设计、组装及其应用关键技术”的科研项目(下简称“功能杂化材料项目”)被评为2008年度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为此记者专门对项目负责人、东华大学副校长朱美芳教授进行了采访。 

1+1>2

“所谓‘杂化’,从概念层面,可以形象理解为1+1>2”,朱校长微笑着解释道。上世纪80年代初,日本科学家在世界上首次提出“杂化材料”的概念,即把两种以上不同种类的有机、无机材料在纳米级或原子级、分子级尺寸上杂化,产生具有新结构、新性质的物质。“塑料薄膜、建筑涂料……虽然现在有不少行业都用到杂化材料,但在功能纤维等更广领域的应用上还是空白,作为以材料等学科见长的国家重点院校,我们拥有纤维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等国家级研究基地,有责任寻求突破。”

东华大学的这个项目始于2000年,朱校长说,研究这个课题是因为“国际前沿,国内需要”。纳米和杂化都是眼下科学界的“时尚宠儿”,谁占据了这一前沿阵地,谁就在相应领域掌握了优先发展的主动权。我国化纤产量虽连续11年居世界之首,但纤维功能性、差别化率却不足30%,远低于发达国家60%以上的水平。

怎样才能打破常规,让纤维在功能上“威力”大增呢?经过近十年的艰苦摸索,朱校长她们大胆地通过设计、组装,让不同的材料在纳米的微观世界中“变身”为新的杂化材料。采用这种材料加工出来的纤维不仅在功能上更加强大、多元,产品附加值提升了近两倍,而且材料的使用量降低了80%,工艺流程也由原来的三步缩为现在的两步,极大地降低了生产成本,填补了功能纤维杂化领域的国内空白。这一项目成果一经推出,立刻受到业内人士的广泛认同,目前已在上海、江苏、浙江等全国10多个省市的40多家企业推广应用,其中4家企业还成为了省、市高新技术企业。

“科学研究要注重前沿性、应用性、包容性和可持续性,其中的前沿性与应用性要求我们要将“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有机结合,不可偏废,这也是1+1>2效应,这样的研究才能体现出应用价值和理论意义;包容性,换句话说,就是要求我们的研究要能从一个领域延伸应用到其他领域,这样就能产生无穷无尽的联动作用。而可持续性是指,我们研发新材料时要尽可能贯穿环保的思想和节能减排的理念,利于成果的可持续应用。”朱校长说,“这是我们团队在常年科研实践中的共识,我们将在功能杂化材料领域继续探索下去,希望能多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务。”据悉,该项目成果将来还可能在生物医学、国防建设、航空航天等领域“大显身手”。

“志同道合”的团队是关键

迄今为止,东华大学功能杂化材料项目已申请发明专利15项,授权6项。所有关键技术都是朱校长和她的项目团队成员白手起家,独立开发,拥有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评选专家对该项目成果的评价是“总体处于‘国际先进水平’”。此外,东华大学依托该项目及其研究成果,更是建立了国内第一个“纳米纤维与杂化材料”博士点,目前已培养博士10余人。

正如歌中所唱的那样,阳光总在风雨后。面对荣誉与赞美,朱校长总是淡然一笑,因为让她难忘的更有团队3000多个日日夜夜的苦心钻研和无私奉献。“天上从来都不会掉馅饼,项目最终能取得突破,全靠我们项目团队成员的努力与付出……”

下工厂,进车间,在生产一线一呆就是一个月,遇到难题通宵达旦地守在机器旁,这些对于项目团队来说,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采访中,朱校长特别提到了这样一件事情:为了让纤维材料的颜色由深色转为白色,以具备更好的防护性能,项目团队反复做了无数次实验,但整整几月下来效果都不理想,小组负责人孙老师几乎丧失了信心,“项目可能做不下去了”。当他沮丧地在研讨会上说出这句话时,朱校长心中也焦急万分。“理论上可以做到的,一定还是工艺环节上出了差错,我们不能服输,不能放弃!”正是凭着这种坚持到底的精神,朱校长与团队成员们又一起来到现场,一道道工序地仔细检查,纤维材料终于换上了一袭洁白的新装。“大家能克服那么多困难坚持下来,关键还在于都很热爱事业,想做事……”按朱校长自己的话说,她们这叫“志同道合”。“一个好的科研项目自然会吸引有学术兴趣的老师同学,如果每个成员能各展所长,再加上团队有通畅的沟通机制和公平的激励机制,‘物’就会尽其用,‘人’就会尽其才。”朱校长表示,“这是我们团队一直的努力方向。”

“我最喜欢的称谓还是老师”

“校长、教授、老师,您在工作中最喜欢别人怎么叫您?”面对记者的提问,朱校长不假思索地回答:“老师”。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一位好的老师会影响甚至改变学生的一生。”在朱校长自己的求学经历中,孙桐、唐志廉、陈彦模等老一辈专家们给了她无数的帮助。而今自己当了二十多年的“教书匠”,她说,也要像当年恩师对待她那样用心培育她的学生。

功能杂化材料项目团队目前有20多名教师,5名博士生,12名硕士生,还有10余名本科生,师生学科背景横跨材料、化学、机械、物理、工程等多个领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科研实践能让学生了解社会,提升能力,一定要让学生多锻炼……”,这是朱校长培养学生的一向原则。团队里,师生们分成不同的小组,每天组员们都会彼此碰面,每个星期还会以小组汇报(Seminar)的形式组织交流,不管多忙,只要有时间她一定会去听小组交流,而她自己会尽量少说话,多倾听。在这样一种完全让学生自己做主的培养模式下,学生们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不仅研究生,就连本科生也开始主动要求上台作陈述报告了。“我常与学生们说,来校学习不仅是为了文凭,为了找工作,还应对自己有点要求,要了解社会,能用自己所学贡献社会”。如今,学生们在与企业、研究单位、国外大学等的合作实践中也越来越成熟了。

“我特别喜欢学生给我提意见,给项目提建议”。在朱校长的眼中,每个学生身上都有闪光点,值得老师学习。她还说,在功能杂化材料项目的研究过程中,不少研究思路是由学生们先提出来的,教学相长也是成就一个出色的高校项目团队的“法宝”之一。

采访结束时,已是万家灯火。而这样忙碌的场景,在朱校长的记忆中已数不清了。以学者之心倾科研,以园丁之情育桃李,或许,对在科研、教育园地耕耘二十多载的朱校长而言,生命就是因这样的忙碌而充实,也在这样的充实中彰显最大的价值,绽放最美的华彩!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邵金勇
0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