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电子期刊 > 雉水人物 > 正文

马瑾 中国科学院院士

马瑾,女,1934年11月27日出生,江苏如皋人,中国科学院院士。1962年毕业于苏联科学院大地物理所构造物理学专业,获副博士学位。现任地震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研究领域为构造物理学。马瑾三十多年来从野外调查、实验模拟及理论分析等多方面研究构造变形的物理机制及与此相关的实际问题,其中包括:褶曲形成机制及应力场的物理模拟及其应用;缝(断)块系统的变形与地震活动性研究,包括构造类型与地震迁移、震源机制、地震序列及前兆类型的关系,共轭断层旋转与交替活动,构造变形过程中声发射及其它物理场的演化与失稳前兆;断层物质成分和变形机制与断层力学性状的关系及其对各种环境因素的响应等。主持完成了国家地震局多项重要课题,在国内外发表论著100余篇(部),获部级以上科技奖10项,已培养博士和硕士研究生20余名。现承担国家重大基础研究项目“大陆强震机理与预测”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课题等研究工作。

主要科研工作经历:

1956~1958 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研究实习员

1962~1978 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岩石力学实验室等项工作负责人

1978~现在 在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工作

其间,1978年晋升为副研究员,1981年晋升为研究员,199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科研成果与成就简介

1.20世纪60年代在国内率先系统研究了褶曲变形机制、变形条件及相应的应力场。在石油会战中,把有关理论和实验技术应用于四川裂隙型含油气构造,提出岩性组合决定构造变形组合特征的认识,总结出含油气层的有利储集部位。

2.长期从事地震现场观测,针对观测资料提出的问题开展构造物理实验和理论研究,对地震发生发展过程及其与构造变形的联系开展了研究。例如:1)对新丰江水库进行现场观测和实验研究,论证了地震震源机制与断层错动的关系;2)提出地震前兆和后效的概念,从构造变形演化角度首先论证唐山地震后全国许多地方出现的异常现象属于地震后效等。

3.对缝块系统与地震活动及相关问题进行了一系列实验及理论研究,内容涉及影响断层活动的因素;不同构造组合类型的变形破坏特征和失稳条件;岩石破裂、摩擦过程中声发射活动的时空分布、震级-频度关系、频谱特征、震源机制的研究及其与天然地震的对比;地震活动空间分布、地震前兆时间分布的非线性特征及其与构造活动尺度、构造演化过程的关系;断层错距与断层最后活动年代等问题。

4.在大量高温高压实验工作基础上,对介质在断层运动中的作用问题进行了系统研究。其中包括:不同类型断层物质发生粘滑失稳的条件;断层宏观力学性状与微观变形机制和相变之间的关系;预存断层面对脆性和塑性变形的影响;以及不同物理因素的交叉影响问题。

5.在地震及其灾害的综合研究方面,曾主持完成了国家科委和国家地震局的重点项目“首都地震危险性、震害预测与对策”。其中(1)把首都圈的地震地质、地球物理环境与地震危险性分析,震害预测与对策作为一个系统工程进行了多学科系统性的综合 研究;(2)提出共轭断层系的旋转与交替活动模型,对首都圈第四纪沉积盆地的分布、地球物理资料、现代形变测量、震源机制结果与现代地震活动给以统一解释。

6.在地震预报的综合研究方面,主持了国家地震局85短临预报攻关项目的一级课题 “构造活动异常与地震前兆的鉴别及场源关系的研究”。此课题深入研究中强地震前的异常与一般小震前的区别以及场兆和源兆的区别。结合此课题实现了对构造变形产生的应力、应变、声发射、断层位移及波速等物理场的多点动态观测,揭示了构造物理场的演化与失稳前兆场的关系。

7.作为主要负责人,先后领导建立光弹实验室、相似材料实验室、岩石力学实验室、国家地震局构造物理开放实验室。实验室自建立以来,完成了大量科研任务,取得了一系列高水平的实验结果,目前该实验室已成为地震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一个部分。

 

求学历程

马瑾出生在重男轻女的年代和兄弟姊妹较多的大家庭,性格倔犟的她从小就有一种要强不服输的鲜明个性,她不仅从小学到中学的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而且由于她喜欢大自然和不怕苦的精神,使她年轻时就憧憬长大后当名地质科学家,并在填报高考志愿时,毫不犹豫地将“北京地质学院”填为第一志愿。为填报志愿一事,其父和家人整整做了她三天的劝说工作,因为就她当时的学业情况,考取类似北京大学那样的名牌和所谓好专业是完全有可能的,而且一般人都认为女孩不适合搞地质工作。但“我愿意从事艰苦的地质工作”的坚定信念使亲人们的劝说失败了,她于1952年满怀欣喜地跨入了地质科学家的摇篮。

北京地质学院

在大学阶段,她在自己喜欢的普查勘探系里如饥似渴地学习基础和专业知识,并特别重视野外基本功的训练,每次地质实习或毕业野外现场考察,看似瘦弱的她总是跑在前头、看在前头,对特殊的构造现象总是不停地向老师请教。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活,使她加深了对地球科学的认识并对其产生了浓厚兴趣,为她从事地质科学研究打下了基础。

1958年,马瑾院士被国家选拔派往前苏联科学院大地物理所攻读研究生,她师从构造物理学家格佐夫斯基,所选研究方向是褶曲形成机理的野外研究和模拟实验。她爬过大山、去过荒漠,自强自立,由于表现出色和取得了优异成绩,深受导师和各方面的好评,曾作为中国留学生学生会主席,在十年大庆时代表中国留学生发言,在她回国时其导师曾主动向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写推荐信。特别是留学时亲身感受过的一次地震,为她以后从事地震前兆研究受到一次深刻的教育。那是1959年,正当她进行野外考察的一天夜里,在所住的帐篷里忽听邻村的狗狂叫不止,耳边似狂风卷烈焰般地呼呼作响,她以为是火灾,正思谋着是否去救火的一刹那,地震了。由此,在她思想深处埋下了“地震是有前兆的”的认识,并产生了从事地震科学研究的责任感,且坚定地一步步深入研究下去。

 

地质研究

创新是科学的灵魂,也是优秀科学家必备的科学精神。同许多优秀的科学家一样,勇于开拓、不断创新是马瑾院士在科学上取得成功的关键。自1958年赴前苏联深造开始,她在构造物理学这一新兴边缘学科的发展中进行了许多具有开拓和创新性的工作。20世纪60年代初,她关于褶皱和断层成因机制及应力场的实验研究,不仅在中国构造地质研究中具有开拓意义,并受到前苏联和日本等国学者的重视,在石油会战中,她提出岩性组合决定构造变形特征的新认识,加深了对构造变形规律的认识,并在油气构造研究中起到了指导作用;20世纪70年代,她率先开展了构造变形与地震成因机制及地震前兆的实验研究,这一研究在中国地震构造物理学的发展中具有开拓意义,以此为基础的研究成果,如构造控震作用与地震迁移的准则和类型、水库地震类型与断层类型的关系、地震前兆和后效的概念、地震前兆类型与构造类型的关系等,都是有创新性的研究;20世纪80.90年代,她对缝块系统变形特征、物理场演化及其与地震活动关系等问题的实验与理论研究,被国内外学者誉为独具特色的研究;关于断层宏观力学性状与断层物质微观变形机制的实验研究,是国内高温高压岩石摩擦及实验岩石变形显微构造方面最早的研究成果。

以实验研究为重要基础的构造物理学,科研上的创新需要实验技术的不断发展。马瑾院士和构造物理实验室的同事们对实验技术的创新极为重视,几十年来,该实验室在技术创新方面取得了许多成果:率先把光弹和重力离心机等相似材料实验装置引入地学研究;研制开发了国内最早的固体和气体介质高温高压三轴岩石变形装置;在国内地学界率先研制了多通道数字化全波形声发射测量系统及声发射三维定位技术,研制开发的多通道数字应变仪及分析系统不仅在国内,在国外同类实验室也处于领先地位;等等。其中多项技术被国内近10家教学、科研和生产单位所采用。正是由于技术上的不断创新,使实验室在构造物理研究的诸多方面取得了开拓性和创新性的成果。

 

学术贡献

马瑾的研究领域为构造物理学,她从野外调查、实验模拟及理论分析等多方面研究构造变形的物理机制及与此相关的实际问题,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关于褶皱形成机制及应力场的研究在中国实验构造地质学的发展中具有开拓性;围绕构造变形与地震活动的关系进行了系统的实验和理论研究,包括在断层几何与失稳类型及前兆特征方面一系列有特色的实验和理论研究、高温高压下断层力学性状和失稳条件与变形机制方面的实验研究等,其中许多工作在中国实验地震学和构造地质学的发展中具有开创性;基于实验结果和野外调查,在区域构造的控震作用、水库地震机制、地震前兆类型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新认识和新观点,并在地震预报实践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先后在国内外发表论着逾130篇(部),获部级以上奖励的科研成果达10项。她的研究成果在学术界有重要影响,其论着被国内外学者广为引用。

作为主要负责人,马瑾院士领导建立了可研究地壳和上地幔物质物理力学性质、变形过程及其物理响应的构造物理实验室,该实验室不仅在实验构造物理学和高温高压岩石力学研究中取得了大量成果,并为推动中国相关学科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得到了国内外专家的高度评价。马瑾院士先后多次组织中国性和国际构造物理学术讨论会,扶持和培养了一批年轻人才和高质量的博士和硕士研究生,为中国构造物理学和高温高压岩石力学的学科建设和学术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由于她在科学研究上的显着成绩和学术上的突出贡献,1988年被国家人事部授予“中青年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1991年7月起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1994年被授予“中央国家机关巾帼建功标兵”称号;1996年被国家地震局和人事部授予“中国地震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

 

治学风格

马瑾院士深知,扎实严谨的研究是科学创新的基础,对于以观测为基础的地球科学,翔实的资料和严格的分析是科学发展的关键。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有脚踏实地、严谨求实的治学风格,在马瑾院士的研究生涯中,这种风格始终如一。她的两个特点清楚地表现了这一风格:第一,尽管她的研究以实验为主,但她深知,实验和理论研究不能脱离实际,因此她十分重视野外调查。在国内外多个典型褶皱区、四川石油会战区、新丰江水库地震现场、国内外典型活动构造区和邢台、海城、唐山等多个强震现场,都留有她的足迹。正是丰富的野外调查为她的实验研究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使她形成了独特的研究风格,并不断取得有价值的研究成果。第二,她极为重视第一手资料的获取,对于自己承担的每一项课题,始终坚持参加从原始数据获取到资料计算处理,再到结果分析讨论的全过程,而不是坐等别人提供资料来总结。对于研究生论文的审查,她也是从最原始的资料开始进行,对于每个研究生,她都要抽时间参加其实验或计算等实际工作。直到今天,仍能在构造物理实验室看到她亲自参加实验工作。正是由于她的影响,构造物理实验室形成了严格、务实的工作传统,这不仅在地质所,而且在整个地震系统都是闻名的。

马瑾之所以在科学事业上取得如此突出的业绩,还因为她在工作作风上有两个明显的特点:第一是她不畏艰苦、忘我工作的作风。虽然她在很早以前就患有失眠的毛病,有时一夜难得睡上三四个小时的觉,但她白天照常上班,而且总是有使不完的劲。作为女性,需要照顾家务,加上社会活动又多,为了完成一个又一个的科研项目,总是加班加点,晚上及节假日也常常在伏案工作。因此,她被同事们誉为“不知疲倦”和“压不垮”的人。第二是她注意把握科学技术的发展趋势,不断学习和使用新技术。例如,计算机技术在当代地球科学研究越来越显示出它的优越性和巨大潜力,由于马瑾院士很早就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她所领导的研究集体不仅率先购买了计算机,而且不断更新,使得构造物理实验室在计算机应用和开发方面一直保持着高水平,这在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是人所共知的。计算机往往被认为是年轻人的“专利”,不少老望而却步。可走进马瑾院士的办公室,常常看到的是她坐在计算机前或是撰写论文,或是处理实验数据,或是进行计算;在所里举办的计算机学习班上,也能看到她的身影。这种紧跟时代步伐、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是她保持研究青春的重要原因。

马瑾常说,一个人再能干,力量总是有限的,对于一个涉及地质和地球物理研究、机械和电子技术的实验室,团结协作的集体是最重要的。她认为,人格上人人平等、工作上各尽所能、学术上鼓励争鸣、生活上相互关心是一个优秀研究集体必备的素质。为此,她以身作则,严于律己、宽厚待人,努力营造良好的学术氛围。正是这种良好的风气,保证了构造物理实验室的顺利发展。

马瑾作为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大地构造物理学专业第一位博士生导师,先后培养了近20名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她正派的学风、诲人不倦的治学态度及甘当人梯的精神受到学生们的尊敬和爱戴,被年轻人视为良师益友;她注意言传身教,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启发年轻人从事科学研究的自觉性;在涉及名利的问题上,她坚持公平公正的原则,并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尽力为年轻人创造参加国内外学术交流、出国合作等机会,使这一科研集体具有很强的凝聚力和积极向上的氛围,促进了年轻人才的迅速成长。

 

绽放于地球物理空间的奇葩

――记结构物理与结构地质学家马瑾

王  钰

在南通籍院士群体中,结构物理与结构地质学家马瑾格外引人注目,这不仅因为她几十年如一日地在地球这颗人类母亲星球的物理空间中翱翔留连,成果卓著,更由于她是南通籍唯一的女院士。

无怨无悔的选择

马瑾于1934年出生在如皋的一个兄弟姊妹较多的大家庭,那是一个重男轻女的年代,性格倔犟的她从小就有一种要强不服输的鲜明个性,她不仅从小学到中学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而且由于她喜欢大自然以及不畏艰难的精神,少年时代就憧憬成为一名地质科学家。

1952年马瑾顺利地参加了高考,在填报志愿时,她毫不犹豫地将“北京地质学院”作为第一志愿。为此,父亲和家人整整做了三天的劝说工作,因为就她当时的学业情况,考取象北京大学那样的名牌学校和所谓好专业是完全可能的,而且地质工作经常到野外勘探,男孩都觉得辛苦,更何况是女孩。但马瑾就是一付铁石心肠,“我愿意从事艰苦的地质工作”的选择和从事地球科学研究的坚定信念最终使亲人们的劝说失败了,马瑾如愿以偿,满怀欣喜地进入了地质科学家的摇篮――北京地质学院普查勘探系。

大学阶段,马瑾如饥似渴地学习专业基础知识,积极参加野外基本功的训练,每次地质实习和毕业野外现场考察,看似瘦弱的她总是跑在前头、看在前头,对特殊的构造现象总是不停地向老师请教。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活,使她加深了对地球科学的认识并对其产生了浓厚兴趣,为她从事地质科学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58年,马瑾被国家选拔派往前苏联科学院大地物理所攻读研究生,师从构造物理学家格佐夫斯基,所选研究方向是褶曲形成机理的野外研究和模拟实验。1959年她亲身经历过的一次地震为以后从事地震前兆研究打下了基础,那是在她进行野外考察的一天夜里,刚准备休息,忽听邻村的狗狂叫不止,耳边似狂风卷烈焰般地呼呼作响,她以为是发生了火灾,正准备去救火的一刹那,地震了!由此“地震是有前兆的”在她思想深处扎下了根,同时强烈的责任感使她坚定地在地震科学研究的道路上一步步走下去……留学期间,她爬高山、过荒漠,不畏苦,不怕难,由于表现出色,成绩优异,深受导师和各方面的赞誉,曾作为中国留学生学生会主席,在十年大庆时代表留学生发言,回国时其导师主动向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写了推荐信。

 

勇于创新的精神

从1958年赴前苏联深造开始,马瑾在构造物理学这一新兴边缘学科的发展中进行了许多具有开拓和创新性的工作。像岩浆一样喷发出来的创造力使马瑾在研究领域大显身手:20世纪60年代初,她关于褶皱和断层成因机制及应力场的实验研究,不仅在我国构造地质研究中具有开拓意义,并受到前苏联和日本等国学者的重视。在石油会战中,她提出岩性组合决定构造变形特征的新认识,加深了对构造变形规律的认识,并在油气构造研究中起到了指导作用;20世纪70年代,她率先开展了构造变形与地震成因机制及地震前兆的实验研究,这一研究在我国地震构造物理学的发展中具有开拓意义,以此为基础的系列研究成果,都具有创新意义;20世纪80.90年代,她对缝块系统变形特征、物理场演化及其与地震活动关系等问题的实验与理论,被国内外学者誉为独具特色的研究;关于断层宏观力学性状与断层物质微观变形机制的实验研究,是国内高温高压岩石摩擦及实验岩石变形显微构造方面最早的研究成果。

马瑾和构造物理实验室的同事们对实验技术的创新极为重视,几十年来,该实验室在技术创新方面取得了许多成果:率先把光弹和重力离心机等相似材料实验装置引入地学研究;研制开发了国内最早的固体和气体介质高温高压三轴岩石变形装置;在国内地学界率先研制了多通道数字化全波形声发射测量系统及声发射三维定位技术;研制开发的多通道数字应变仪及分析系统不仅在国内,在国外同类实验室也处于领先地位;等等。其中多项技术被国内近10家教学、科研和生产单位所采用。正是由于技术上的不断创新,使实验室在构造物理研究的诸多方面取得了开拓性和创新性的成就。

严谨求实的作风

马瑾的治学格言是: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只有不断地攀登,深入探索,才能看到自然的奥秘。正是这样,在马瑾院士的研究生涯中,脚踏实地、严谨求实的治学风格始终如一。其中两个特点清楚地体现了这一风格:一是她十分重视野外调查。尽管她的研究以实验为主,但她深知实验和理论研究不能脱离实际,因此在国内外多个典型褶皱区、四川石油会战区、新丰江水库地震现场、国内外典型活动构造区和邢台、海城、唐山等多个强震现场,都留有她的足迹。正是丰富的野外调查为她的实验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使她形成了独特的研究风格,并不断取得有价值的研究成果。二是极为重视第一手资料的获取。她对于自己承担的每一项课题,始终坚持参加从原始数据获取到资料计算处理,再到结果分析讨论的全过程,而不是坐等别人提供资料来总结。扎实严谨的研究是科学创新的基础,对于以观测为基础的地球科学,翔实的资料和严谨的分析是科学发展的关键。对于研究生论文的审查,她也是从最原始的资料开始进行,对于每个研究生,她都要抽时间参加其实验或计算等实际工作。正是由于她的影响,构造物理实验室形成了严格、务实的工作传统,这不仅在地质所,而且在整个地震系统都是闻名的。

 

甘为人梯的品质

马瑾院士常说,一个人再能干,力量总是有限的。对于一个涉及地质和地球物理研究的实验室,团结协作是最重要的。为此,她以身作则,严于律己、宽厚待人,努力营造良好的学术氛围。实验室科研人员工作上各尽所能、学术上鼓励争鸣、生活上相互关心。正是这种良好的风气,保证了构造物理实验室的顺利发展。

一段时间里,由于受商品经济浪潮的冲击,不少年轻人离开了科研岗位,造成许多研究室年轻科技力量不足。但马瑾院士领导的构造物理实验室却始终后继有人,是地质所公认的力量最强的研究集体之一,几名年轻人已经成为构造物理研究领域的带头人,这与马瑾甘为人梯的优秀品质、培养年轻人才的强烈责任感密不可分。她作为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大地构造物理学专业第一位博士生导师,先后培养了20多名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她注意言传身教,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启发年轻人从事科学研究的自觉性;她坚持公平公正,当涉及名利时,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尽力为年轻人创造参加国内外学术交流、出国合作等机会……马瑾以正派的学风、诲人不倦的治学态度以及甘为人梯的精神得到学生们的尊敬和爱戴,被年轻人视为良师益友,并由此促进了年轻人才的迅速成长,同时也使构造物理实验室这一科研集体具有很强的凝聚力和积极进取的良好氛围。

近四十年的执着追求,四十年的艰辛努力,马瑾终于以其丰硕的科研成果,突出的学术贡献,于199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并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地震局构造物理开放实验室主任,中国地震学会常务理事,构造物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国际岩石力学学会中国小组成员,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理事。

马瑾院士从一个普通的女孩成长为著名的构造物理和构造地质学家,缘自她热爱并有志从事地球科学研究,而且坚持这一志向始终不动摇。正是这人生的无悔选择和追求使得她知难而进,并以超人的毅力克服前进路上的一个个困难,不知疲倦地在科学道路上探索着,并达到成功的彼岸。

科学探索是永无止境的。对于科学研究上取得的成就,马瑾院士并未满足,仍然坚持奋斗在科研第一线。她作为国家重点基础研究项目“大陆强震机理与预测”专家组成员和子项目负责人,继续带领同事和学生们探索着地震的奥秘。

这株绽放于地球物理空间的奇葩依然闪耀着绚丽的色彩…… (来源:南通档案信息网)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邵金勇
0

有害信息举报